第170章

    这个洞并不大,而且也不深,鹰雪很快就将这个洞看了个仔细明白,这么一个平凡的洞**,真不知道为何会有一件仙器埋在此处,看来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鹰雪蹲在地上仔细地勘查着,无意中看到翠羽,她的脸上尽是着急的表情,鹰雪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将那块玉简收进了怀中,带着翠羽走出了山洞。

    深深地吸了一口洞外的新鲜空气,望着身后如同怪兽巨嘴一般的丹霞洞,鹰雪不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生命本就不易,何况有缘走入了修真之路,这已经是得天独厚了,但是在这丹霞洞前,为了争抢一柄仙器,却无辜枉死了这么多的修真者,想想生命有时候竟然如此轻贱,真是让人感慨,仙道本就艰难多舛,但为了抢夺仙器,这些人又舍生忘死地拼命抢夺,人性真是贪婪的吗?如果能够看得开些,或许就不会有此悲剧的发生了,修真不是讲求修炼心境,堪悟一切吗?为何这些人跟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这些年来的修炼是如何熬过来的,天道渺渺,人道苍桑,修真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鹰雪似乎越来越迷茫了。

    翠羽轻轻碰了碰鹰雪,与他接触越深,她反而越来越看不透鹰雪了,一个普通的人,一个修真者,为何身上会经常出现悲天悯人的气息,说得再严肃些,鹰雪的忧虑似乎已经超出了他自身的修为界限之内,或许只有佛祖才会有如此大慈悲的怜世神情,鹰雪身上流露出的气息似乎是多余的,完全是杞人忧天,自寻烦恼。

    鹰雪神情复杂地看了看翠羽,纵身跃到了空中,沿着刚才白光消失的地方直飞而去,翠羽神情一喜,直觉告诉她,鹰雪出马,事情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相信鹰雪,不过,她完全相信,鹰雪的出现将会完全改变她的人生轨迹,翠羽没有犹豫,立即腾空跟着鹰雪而去。

    罗浮山山顶的一块空坪之上,几十个修真者都被一个高大的黑影阻挡住了,大家似乎都很忌惮那个丈余高的黑影,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空坪的中间是一块闪闪发光的像一面镜子一样的东西,鹰雪在远处观看地了一阵,地面上发着蒙蒙白光的东西似乎就是一块古人所用的铜镜,难道这就是刚才从丹霞洞中飞出的仙器。没有冲上前去,而是拉着翠羽躲在了远处仔细观看,地上已经躺了几个人,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在夜风的吹拂之下,传出了很深很深。

    望着唾手可得的仙器,这种诱惑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抵御得住,与那个高大黑影对峙的人群之中终于有两个人按捺不住,朝着地上的铜镜慢慢地移了过去,在觉得有把握之时,突然加快了身形,他们想以速度急速越过黑影,将地上的铜境抢到手。

    一股浓重的幽冥能量突然从地面升起,一道黑色的气墙拦在了那两个人的面前,由于身法太快,根本来不转停住脚步,二人撞在了黑色的墙之中,不,应该说是被陷在了那道黑色的气墙之中。

    犹如被粘在蛛网上的飞蛾一般,那两个被粘在黑色气墙之中的冒失鬼,发觉自己像是被八爪鱼紧紧缠住似的,越是挣扎,他们被气墙夹得越紧,而且全身的能量正在慢慢地消失,似乎这堵气墙像是有生命一般,正在吞噬着自己的生命,二人不由发出了绝望的惊叫,不消一会儿,二人便慢慢倒在了地上。

    “九幽鬼王,你是地府的鬼王,为何不呆在地府,跑到人界来灭杀生灵,你不怕遭到天谴吗?”人群之中突然有人大声叫出了黑影的身份。

    “哈哈哈,总算有人看破本王的身份了,不错,不错!”那个身形高大的黑影,突然放声嚎笑了起来,他的声音有如鬼叫一般,尖锐的刺耳的声音让每个人从心底里有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各位道友,我乃是李家玄真派的掌门李一原,李某奉劝各位不要轻举妄动,我们面对的敌人乃是地府九幽鬼王,他的恐怖之处,想必各位都已经见识到了,现在各位道友务必暂时捐弃成见,同仇敌忾,否则,大家肯定会被其分而化之。至于场中的仙器,等击退鬼王之后,我等再一起商量如何解决此事,老朽的提议,不知各位道友意下如何?”

    鹰雪与李一原只有一面之缘,李家玄真的常门说话自然有其份量,但是不服者大有人在,李一原的话音未落,就立即遭到了别人的反对,一个黑影又从人群之中站了出来,与李一原对峙而立。

    “李家玄真算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们出头吧,我看你是想趁机将仙器据为己有吧。各位道友别听他们的,我南原宋家愿代各位出战,为各位道友请命消灭此獠,然后再做计较,九幽鬼王算什么,我宋原实还没有把他放在眼中。看我来收拾他!”

    鹰雪看到这里不禁苦笑地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还在窝里斗,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这样做不是给九幽鬼王以可乘可机吗,还嫌死在九幽鬼王手下的人不够吗?鹰雪还真不知道,这个宋原实乃是南原宋家有数的高手,身居宋家执法长老一职。

    九幽鬼王?!鹰雪苦笑之后突然想起了黑白无常跟他说的话,这不是来找自己的那个家伙吗?这说来说去,九幽鬼王不是来找自己的吗?鹰雪一下子郁闷起来,原来这罪魁祸首竟然还是自己,想到这里,鹰雪不由哭笑不得。

    “三才奇门阵!”

    一声断喝惊醒了鹰雪的沉思,鹰雪放眼望去,场中已经出现三个穿着黄色道袍的中年人,呈三角状将九幽鬼王围在了阵中央,又多了几个送死的亡魂,鹰雪不禁感到有些伤悲,如果集众人之力,九幽鬼王一定不是大家的对手,可是偏偏众人是一盘散沙,根本就没有合力,虽然李一原带头,可是他的号召力有限,虽然大多数人响应他,可是南原宋教这些家伙,却将人心又重新分散了。鹰雪突然扫了一眼场中的修真者人群,似乎没有碰到中午自己所碰到的那些日本忍者,难道他们躲在暗是窥探,想坐收渔人之利,大家在此拼死拼活,却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其后的道理,想到此处,鹰雪不禁觉得有一种悲哀感从心底涌出。

    “仙器,仙器!”一声声惊呼声从场中传入了鹰雪耳中,连一旁的翠羽也轻声叫了出来。

    鹰雪重新将目光投到了场中,三道白色的光芒从那三名中年的人的身上发出,其中一名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件白色战甲,一人手上所持的是一把黄色的纸伞,另一人手上所持的乃是一只白光闪闪的手镯,轻轻地抖了抖手中的手镯,那只手镯随风而长,立即变成了一只黄色的环状法器,三人全力催动了手中的法器,将九幽鬼王紧紧地围在了中央。

    “原来传闻唐宁教得到了仙器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有仙器相助,九幽鬼王何足惧。”

    “宋家都是义薄云天,今日的壮举,必是修真界的一段佳话。”

    听到这些,宋家的三人不禁面露微笑,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想取代李家玄真派,人气那是绝对重要的,何况离十年一度修真界的盟主换届大选已经为期不远,毫无悬念,今年的盟主将在南原宋家与李家玄真派中产生,而此次,宋家是志在必得。

    九幽鬼王连动都没有动过,这些天他可是大补特补,现在又是月盈中天,正是他幽冥能量最盛之时,仙器对他而言有何关系,只要他催动幽魂印界,即便是大罗金仙出现在他面前,也不足为惧,更何况那些仙器都是些破铜烂铁,比起场中空坪上的那块发着白光的铜镜何止是天壤之别,他的时间很多,这些修真者的真元对他而言绝对是美味佳肴,并不急于一时,他可以慢慢地享用,最主要的因素是他一时消化不了这么多的能量,他需要时间来炼化。

    望着足足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九幽鬼,宋原实突然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抑感,九幽鬼王是什么来历,他又不是不清楚,如果此次不是仗着自己有仙器护身,他也不敢这样公然向九幽鬼王叫阵,难怪这些天进入丹霞洞中之人,无一生还,原来是九幽鬼王躲在里面。九幽鬼王的笃定让宋原实有些吃不准,他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催动了仙器,为何九幽鬼王还无动于衷。

    四人就这样对峙着,有些修真者见此情况,心中突然动了起来,慢慢地朝着场中的仙器移去,想趁此机会将那块铜镜拿到手,不过,他们的身形刚刚一动,立即便遭到了九幽鬼王的攻击,依然是那道奇怪的气墙,又突然出现在试图闯入者的眼前,原来九幽鬼王早就已经在此地布下了一道结界,想混水摸鱼,那可就得看本事了,除非你有能力破开这道黑色的结界。

    众人都见识过了这道气墙的厉害之处,想趁火打劫的那些家伙立即急速后退,被粘在那道气墙之上可不是闹着玩的,连兵解的机会都没有,修炼不易,生命可贵,前车之鉴!

    宋原实见此情况,觉得很没面子,倒不是九幽鬼王所设下结界让他难堪,而是那些修真者的行动,让他感到羞愧,这些家伙竟然想越过他们直取仙器,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要知道他们前来罗浮山的目的亦是为了抢夺这柄仙器,岂能拱手让人,虽然说得大义凛然,冠冕堂皇,可是他们的真正目的亦是这柄仙器,修真界讲求的亦是实力,这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通用的法则。宋原实给其余的那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三人不约而同的发动了攻击。

    宋原实手持手持两把利剑,仗着有白色战甲护身,他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白色战甲在他的催动之下,发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手中双剑吐出尺余的剑芒朝着九幽鬼王的胸前急劈而去。

    飞环飞到了空中,突然无限变大,幻化出无数个巨大的铁箍,重重叠叠地朝着九幽鬼王击去,而那把黄色的纸伞亦快速飞到了空中,凌空张开,伞里射出一道道白色的光柱,同时发出一声声低低的沉鸣之声,将阵中的九幽鬼王震得两耳发麻。

    九幽鬼王突然旋动了身体,带出一股巨大的旋风,冲在最前面的宋原实被旋风一卷,身形一晃,双剑失去了准头,剑芒劈在了地上,一阵急速的火光之后,一块磨盘大的青褐色的大石头被炸得四分五裂。

    铁环犹如附骨之蛆,紧紧跟随着九幽鬼王,似乎要将鬼王套住,九幽鬼王虽然有所凭恃,但他知道厉害,这些玩意好歹也是仙器,被其缠住,可不是闹着玩的,除非能够催动幽魂印界,否则恐怕难以摆脱这些讨厌的玩意,这些倒还不足为惧,最令鬼王讨厌的是这保那把黄伞,光柱鬼王并不害怕,他最烦的是那些令他讨厌的巨响,弄得他头昏脑涨,心神不宁。九幽鬼王大手一张,五道利刺一般冥气朝着空中的黄伞急劈而去。

    驭动黄伞的那名修真者,见九幽鬼王将目标对准了他的仙器,立即念动咒语,黄伞在空中急速飞动了一圈之后,又重新将九幽鬼王锁定,继续攻击鬼王。

    见攻击无果,九幽鬼王双臂一旋,双手轻合,地面上的温度突然急速升高,一团团巨大的黑色火焰出现在他的周围,攻击在他身旁的宋原实差一点被黑色的火焰围住,急忙后辙,他是识货之人,这是地狱炙炼冤魂的冥火,如果被其困住,很快他便会变成一堆白骨。

    “水魄!”一旁的持飞环之人见宋原实受挫,立即祭出一道灵符朝着火中飞去。

    一股能量巨大的水元素充斥了九幽鬼王的周围,黑色的火焰虽然强横,可是在这巨大的水元量能量面前,亦慢慢地被浇灭了,九幽鬼王见此情况不禁对这三名修真者投之以惊讶的目光,这三个家伙还真是难缠,竟然将他的地狱冥火给浇灭了,这可不是一般凡水所能够克制的地狱冥火。

    九幽鬼王打得性起,两眼之中突然射出骇人的幽光,口中突然喷出一股黑气,一团浓浓的黑雾将三人裹在了其中,无数的啾啾之声在黑雾之中,数以百计的似有若无的黑色鬼影在黑雾之中来回穿梭,寻找着适当的机会趁机攻击被黑雾困住三人。

    “破邪!”

    随着一声低喝,空中的那把黄伞突然急速转动了起来,一股威力奇大的旋风从伞中发出,巨大的旋风之前,黑雾连同那些鬼魂都被吹得无影无踪。

    “混帐东西!老子灭了你们三个混蛋。”九幽鬼王见其辛苦收集来的鬼魂竟然被吹得无影无踪,不禁暴怒连连,巨脚一跺,地面突然颤抖起来,无数的石头泥块,都升到了空中,九幽鬼王单脚一震,那些石头像是有生命一般似的,朝着三人急速攻去。

    “九环连月!”

    空中那些巨大的铁环突然从空中飞了下来,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屏障,宋原实三人见状立即躲进了屏障之中,劈劈砰砰的一阵巨响之后,飞环结成的屏障差点被震得变了形,不过,在其主人的全力驭动之下,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顶住了巨石的攻击。不过,在那里观战的那些修真者可就遭殃了,由于措手不及,被飞石砸中者不计其数,虽然不致于丧命,可是却弄得灰头土脸。

    宋原实几次想放出自己的双剑,可是一想到丹霞洞前的事情,他只有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宋家的另外一名修真者见此情形,立即拘动了空中的黄伞,黄伞突然翻了个身,黄光大涨,一支支利箭如同暴风骤雨似的朝着九幽鬼王劈头盖脸的急射而去。

    九幽鬼王急忙急动身体,避过了箭雨的攻击,不过如此一来,场中的三人亦告脱困,飞环重新飞到空中,围着九幽鬼王嗡嗡作响地转到,随时准备发动攻击,将九幽鬼王套住。

    正在此时,从一旁的悬崖旁边突然冲出十多个黑影,这些人都蒙头脸,清一色的淡绿色衣服,手持武士刀,齐刷刷地从崖下跃出,看来他们已经在崖下窥探了很久,似乎知道面前有设有封印,十多个黑影突然齐齐挥动武士刀,集中力量朝着面前的空气,用尽全力一击。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黑色的气墙与刀光接触之后,空气都被震动了起来,发出了一抹耀眼的火光,便消失于无形,结界已经被攻破,那些黑影见状,没有丝毫的犹豫和畏惧,很有秩序地分开,二人一组朝着地上的那面铜镜急速掠去,他们的目的跟大家一样,是来抢夺这柄仙器的。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