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铁血长空

    第1388章铁血长空

    “啊呀——”,黄石公大声叫起来,感觉到危险的来临,可是已经迟了,匕首即将穿胸而过,要损害他的身体以及神魂。

    在这样生死系于一发的关键时刻,黄石公手中的掌力迸发,随手迸发。一掌发出,这一掌凝聚了他身体之中全部的功力。

    在一刹那之间,他不可能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来接这一支匕首,因为事发仓促,他根本就来不及,但是仙道第八重圣仙层次高手的绝顶功力,就在这个时候完美无瑕地显现出来。

    在生死之交的时候迸发,惨烈的透支。

    咔嚓一声,玉妃娘娘手中的匕首变成了碎片,在圣仙绝顶高手全力一击之下,绝顶的仙器也遭受了致命的损坏,可是匕首还是穿胸而过,伤害了他的心脏和神魂。

    啊呀一声,玉妃娘娘的身体就像是弹丸一样的向后面飞去,他在被这样的一击之后。顺势就逃走了。

    这当然也是薛冲早已经和她演练好的逃跑招数。一切都按照预定的计划在进行。

    黄石公的后背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金华的匕首像一支利剑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在蓦然间遭受这样重大攻击的时候,黄石公临危不乱。手指乱点,封闭了自己本源身体的周身**道。疯狂的修复自己受伤的心脏。

    像是他这样的高手,平生经历的惊险不可胜数,骤然遇到这样的攻击,虽然震惊无比,但是却丝毫没有自乱阵脚。

    可是他终于还是没有能够避开要害,她被玉妃娘娘伤了,伤得不轻。

    黄石公做梦都想不到,玉妃娘娘拥有这样的勇气,拥有和自己同归于尽的勇气。

    像是他这样的人,当然曾经设想过遭遇到玉妃娘娘这种女人的攻击的情景。可是在设想的时候,他都从来没有将这种女人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没有哪一个女人会愚蠢到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

    像是这种贴身的攻击,自然会对别人造成无可逆转的杀伤,可是自身也是绝对的危险,随时可能死在对手的攻击之下。

    就在刚才,黄石公其实是有机会将玉妃娘娘杀掉的,可是,更加要命的是,玉妃娘娘攻击向自己的这一招,乃是攻敌之不得不救,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黄石公本能地选择了保护自身,击碎了这把想要继续在自己心脏之中肆虐的匕首,当然也最大限度地保护了自己。

    可是这样一来,玉妃娘娘就成功的逃脱,她在伤害了黄石公之后成功的逃命。

    事实上,玉妃娘娘可以活命,也只有这一种可能,换了在任何其他的情况下,玉妃娘娘都会在瞬息之间被黄石公震碎心脉,形神俱灭而死,毕竟双方的武功有着天壤之别,在如此近距离之下,生死立判。

    “贱人,居然敢暗算我!”黄石公怒火中烧,搏命追击,誓要杀死玉妃。

    就在黄石公腾身而起,想要去追杀玉妃娘娘的时候,第二波攻击就在这个时候来到。

    这一波攻击也是蓄谋已久,志在必得,黄石公几乎就没有反应的时间,陷入了攻击之中。

    发动第二波攻击的人当然是江流沙。

    江流沙的春秋之笔就像是来自于天外,来自于遥远的银河,在这样的一击之中,灌注了他毕生的功力,切割天下的锋芒。

    毫无疑问,江流沙的功夫不如黄石公,两个人虽然同时都是仙道第八重圣仙的层次,可是黄石公是仙道第八重圣仙巅峰的层次,只差一步就要修成帝仙的绝顶高手,而江流沙只不过是帝仙层次的中期境界。

    不过,这丝毫并不影响江流沙这一招“天地乾坤”的威力。

    在刹那之间,黄石公看到了大道的影子,江流沙的春秋神笔之中展现出无穷的大道切割之力,无边杀气逼人而来,让自己根本就喘不过气来,自己的每一个变化,都在对方春秋神笔的笼罩之下,没有丝毫退路,除了硬碰硬的硬结,确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

    很显然,这是江流沙蓄谋已久的一招,他运用各种的方式,仙术变幻,就是要逼迫眼前的黄石公和他硬碰硬的对上这一招,定乾坤生死。

    在这一击之中,涌起了翻天的气浪风暴,将东海上的上空变成了闪电雷池。

    这一击的威力,足可以媲美雷池的风云变幻。

    黄石公躲闪,他当然不想和对方正面为敌,但是在进行了第9789六个变化之后,他终于不再改变,脸色凛然,准备接受判生死的一击。

    他知道即使是再多的变化,也无法逃脱对方春秋神笔的笼罩,江流沙已经将春秋神功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自己任何的仙术变化在他的眼中看来就像是儿戏,唯一的解法,唯一的破招就是以硬碰硬。

    世上有些事情,越是躲避,越是陷入被动,倒不如实实在在,轰轰烈烈的一击,说不定在壮烈战死的时候,还可以拉上敌人垫背。

    此时的黄石公就陷入了这样的窘境,他拼命。

    他自己当然十分清楚,在刚刚受到了玉妃娘娘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之后,再和江流沙这样硬碰硬的进行对决,自己等于就是在送死,可纵然是送死,也已经毫无办法,这是敌人有意为之,根本就躲不开。

    人生之中总是会遇到一些无法避开的事情,就像这只春秋神笔,黄石公一生之中注定就避不开,在这样的时候更是避不开。

    春秋神笔再江流沙的手中,就像是一只婉转腾挪的精灵,无孔不入的对自己进行攻击,江流沙显然已经领悟大道的真谛,他所欠缺的,也只是功力不足而已。

    刹那之间,天空之中就出现了一只神龟,张开了四脚,眼发绿光,足足有百丈方圆大小,全身的龟壳坚硬如铁,呈现青黑的颜色。

    这只神龟用自己坚强的身体硬碰硬的抵挡春秋神笔之一击。

    这只神龟当然就是黄石公的本源真身,实实在在的自己。

    哗啦咔嚓。这只神龟的龟壳开始龟裂,无数的鲜血从这只神龟的身体里面流出来,进入了浩浩东海,将好大一片的海水染红,怵目惊心。

    “好强大的防护之力。”江流沙叹息,叹息起来,看着自己手中的春秋神笔,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眼前的这只神龟,居然真的用自己的肉身抵挡住了自己蓄谋已久的攻击,强大无比的攻击。

    神龟的防护能力天生就是强大,何况是已经修炼成了仙道第八重圣仙层次的无上神龟,自然是足够强大。

    “我没有想到他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依然可以不死,但是纵然不死,他也已经被我杀了个七七八八,他终究还是活不了。”

    江流沙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里显现出真正的敬佩。

    毫无疑问,这只神龟是受了伤,而且受了不轻的伤,但是他躲过了最要命的攻击,也就是江流沙并没有用春秋神笔这乾坤一击,要了他的性命。

    黄石公再次幻化成自己的身形,全身萎缩。

    此时,天空之中的神龟不见了,黄石公身形虚浮,脸色苍白,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很显然,此时此刻的他,元气大伤,他刚才使用的就是自己最厉害的天龟封印之术,以损害自身的本命真元为代价,硬生生的抵挡住了江流沙惊天地泣鬼神的攻击,保全了自己一条性命。

    “江流沙,居然是你?你居然暗算我?”黄石公重重地**起来,他并不是傻子,立即知道了攻击自己的人是谁。

    在天庭之中,拥有江流沙这种功夫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而他也对所有的高手早有留意,自然是立即被他猜了出来。

    而毫无疑问的,他说这些话,也是在拖延时间,为自己逃走创造机会。

    他现在已经接近到了油尽灯枯,魂飞魄散的边缘。

    可是让黄石公感觉到十分奇怪的是,江流沙似乎并没有立即对他二次动手的意思,并没有再一次对他发动攻击的迹象。

    他甚至看到江流沙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很不错,黄石公,你是第一个让我这样偷袭还杀不死的人!原来你的真身是一只法力强大的天龟,居然可以修炼成圣仙巅峰境界,不容易啊不容易,难怪你拥有这样惊人的防护能力!”

    江流沙是真心的赞叹,没有丝毫的虚假。

    “如果你今天放过我,我会给你高官厚禄,让你世世代代都做大官,拥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以吗?”黄石公十分热切地说道。

    “去死吧!”江流沙没有说话,甚至不屑和他说话,说话的人是潘神侯。

    随着这样一声冷酷的语言,一把飞刀从天外飞来,就像是流星一样划过长空,在东海之上干燥的空气中擦出了耀眼火花,破空而至。

    这一击的威势和速度,都非言语能够形容,天地在刹那之间都停滞了一般,小小的一把飞刀,居然可以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气势。

    发出这把飞刀的人当然就是潘神侯。

    为了等到这一击,他一直忍耐,忍耐了许久,现在终于动手。

    这是凝聚全身功力的一击,这是沛莫能御,摧枯拉朽,志在必得,天马行空的一击,这一击发出之后,潘神侯的脸上都显现出一种怜悯的神色。

    他喃喃的说话:“如果你不是黄石,我会给你公平一战的机会。”

    很显然,在潘神侯的心中,感觉到遗憾,这样惊天动地的高手,自己杀死他的时候,不是在公平的决战中,而是使用了狙击的方式,他有一种浅浅的耻辱感觉。

    甚至因为这一次出手的先后顺序,他和江流沙还几番博弈,终究还是被江流沙说动,让江流沙首先出手,让潘神猴来进行这最后一击。

    铁血长空!

    这是潘神侯这一招的名字,是他最近才领悟出来的一招刀法,比以前更加冷酷残酷残忍的飞刀刀法。

    “神侯飞刀,例不虚发,出必见血,见血必死。”薛冲喃喃的念着这句话,心中也有一丝丝的恐惧。

    他甚至不由自主的在心中想,如果潘神侯向我发出这样的一刀,我是不是也像黄石公一样毫无办法?

    可是薛冲根本就来不及细想,因为他看到惨烈的一幕。

    半空之中再次出现了一只巨大神龟,黄石公在此时幻化成神龟的身体,想要用天龟封印术来抵挡飞刀的一击。

    他当然是识货的人,当这柄飞刀还像是来自于天外的时候,他就知道,除了硬接之外,并无其他的破法。

    而且以他仙道第八重圣仙高手的感知能力,他知道自己可能会死在这一柄飞刀的攻击之下,因为飞刀的杀气太浓烈了。

    这一次的攻击明显更有预谋,比江流沙的攻击更加要命。

    但是要还是要接招,毕竟事关生死。

    很显然,他知道玉妃娘娘母子绝不会放过自己,这个时候的他,索性淡定了起来,将全身的功力都凝聚,用天龟的本源身体来抵挡飞刀的切割。

    当然,黄石公还有意思侥幸,他希望天龟封印术还可以保全自己一命,因为在刹那之间,他耗费了海量的本命真元。

    只要能够活下来,其余的都不在话下。

    刷刷!

    哗啦哗啦哗啦!

    咔嚓咔嚓咔嚓!

    一阵一阵难听之极的响声传来,潘神侯手中的飞刀就像是死神的镰刀,就像是地狱的使者,就像是爆发的火山,就像是翻飞的流星,在黄石公的身体之中来回的穿梭,将他绞杀成碎片。黄石公全身的龟甲都在碎裂,无数的鲜血像是井喷一样从半空之中撒下,将百丈方圆的东海支持地变成了血池,他的血肉向四面八方洒落!

    铁血长空,真正残忍的刀法!

    真正恐怖的刀法,方圆百丈之地,腥风血雨,铁血长空弥漫了整个东海。

    即使是在东海龙宫之中饮酒的敖广,也被这样惨烈的战斗惊倒,杯中酒洒满一地:“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孙悟空这妖怪又来捣乱啦?”

    但是战斗并没有停止,此时此刻,等待很久的薛冲,终于出手!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