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刺杀

    一道道雪花开始飘落下来,沿途的风景倒是挺美的,小舟在前面开路,四周还有精通水性的水手在保护,严防可能出现的刺客。

    现在华夏大局才刚刚稳定,必须严防那些刺客的,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大张旗鼓了,在水上与岸上是不一样的,要是在岸上,支援会很快,但是水路就不一样啊了。

    “要是以后一统九州了,我们是不是从青州到边缘都需要一年时间?”这一位郡主现在才见识到地大物博,现在出来一段时间了,但是居然还没有到达福州,都没有出关卡,距离通天关就更加远了,而到了通天关还需要回去了,这都是需要几个月,要是以后一统九州了呢?

    “多修路,多发展,应该不需要了,要是依靠走路,一年也走不到尽头,但是以后有轨列车,飞机都出现了,从青州出发,就算到豫州,然后回来,也就是一天时间就够了,飞机你可能见过,速度很快的,在空中飞的,列车的话,明年,青州那一条运送武器装备的轨道就要投入试运行了,你可以去试试。”

    “不忌讳女人吗?”似乎带着一股天真与好奇,现在这年头,很多事情都因为女人要被禁止,张凡摇摇头:“男女都一样,没有那么多忌讳,这些也都是认为弄出来的,等条件成熟了,就开始客运货运,以后你去潼关,来嘉庆关,也就是三五天就到了,半个月可以一个来回。”

    现在青州到潼关设计是时速六十,以后有条件了,还要开展八十,一百左右的列车,大力推行全国范围的道路建设,而六十已经是极限了,开始工部那一边只能按照时速四十,但是四十太慢了,达不到效果,因为是货运,所以提高到六十。

    “夫君,那已经也就是说,姑娘家不一定就只会相夫教子了?”似乎被张凡那宏伟的设计给震撼了,也慢慢理解为什么现在要推出一个教育部,之前很多事情都没有想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郡主不觉得只是相夫教子很无聊吗?你也看见了,世界那么大,你不想走出去看看吗?”张凡反问一句。

    “总得有一个人陪伴。”

    “对一个人陪伴就够了。”张凡马上顺着这一句话说了下去,不然她老是让自己纳妾。“夫君,你不一样,你可是华夏的郡马爷,你可是涉及到华夏的国祚,多子多福,要是其他人家,一夫一妻,那是完美的爱情,但是你不能这样,你得对国家负责。”

    “等回去就写入律法,华夏鼓励一夫一妻,杜绝妻妾成群,数量上我想想。”“夫君,虽然你是华夏国的当家人,但是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男人都得这样,并且你也了解,战争,死的都是男人,一夫一妻,那些姑娘都得饿死。”

    “那好吧,随着时间推移,总要定下一个规矩的,建议是建议,要是别人不愿意,我也不能砍了别人,但是一夫一妻到了未来,总会变成现实的,我也喜欢女人,漂亮的女人都喜欢,但是我总觉得亏欠很多人,因为我的爱,并没有平均,都给了某些人,而某些人从来就没有得到过。”

    “那夫君觉得你身边的那些女孩子嫁给其他男人,您就会安心吗?你就会觉得她们会幸福吗?”一句话,把张凡反驳哑口无言。

    自己不想这个问题,现在也不想其他女人而已,因为自己身边已经够多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还债,自己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会比其他人差的,至于孩子的问题,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并且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心思在这上面,主要心思还是想着打通豫州的通道。

    两人来到甲板上面,欣赏两岸的风景,晚上风挺大的,披上外套都有点冷,看了一会也没有什么可看的,然后两人才回房。

    “当初轻舞也是跟夫君一起这里下来?”这一位郡主倒是有点好奇了,柳轻舞参加过冀州战争,并且一路追随张凡打到了福州,张凡自然不会说其实福州都是她拿下来的,而杀俘虏也是她做出的决定,那事情是两个人的秘密。

    张凡点点头:“她当初可是一路行军,并没有特别的照顾,不过现在她可能做不到这样了,现在身子骨越来越弱了。”

    “可能因为钱庄的事情太多太忙了,有时候晚上还得处理,小韵找她出去都没有时间,如果可能把钱庄的事情交给其他人。”这一位郡主也知道她在忙什么,她也特别满意柳轻舞这个王妃。

    知书达理的,落落大方,也有着自己的学识,还能帮自己夫君处理那么多事情,跟小韵完全是相反的两个性格。

    “她喜欢什么,我也不能去阻止什么的,看她喜欢吧。”站起来,外衣都被这一位郡主帮自己脱下来了,也就是到了船上才会两位侍女照顾两人起居,之前秘密调查的时候都是两个人自己照顾的。

    而现在,知道张凡并不喜欢侍女照顾,于是这一位郡主才后自己亲自动手的,自己也解开外套,把轻纱解下挂在一边,露出了白色的贴身衣物,走过来躺下来,船上空间并不大,倒是比在荒郊野外比较好一点。

    “夫君,明年打算就动兵了吗?”躺下来,还早,也睡不着,在外面总没有皇宫睡的那么安心,总想说说话。

    “得看今年总结报告了,得看明年有没有天灾**了,要不然,没钱,没钱穷兵黩武可不好,国家建设就会停滞下来,又会回到那个封闭的世界。”躺下来,今天并没有赶路,也不困。

    两个人也不是第一天躺在一起了,晚上这一位郡主都会贴着张凡的,不过在外面,张凡可没有那么多心思,就算有点出动也得忍着,在外面那么多人看着呢,形象不好。

    “今年夫君派遣了十多个勘察队去全国各地,但是并没有找到黄金,没有黄金就没有钱戎狄大草原虽然能支撑一下,但是也支持不了那么久,很快戎狄上面的人口也会消失,草原也会被卖光,我们还是需要寻找其他赚钱的方法。”

    “听闻扬州美女多,夫君到时候可以去扬州看看,并且扬州是九州最富饶之地,夫君不应该想着杀人,应该想着怎么让扬州免于炮火,这样才能保存下来,才能有钱回到国库。”

    “郡主你又多心了,有时候吧,觉得你还是一个孩子,有时候吧,觉得你又十分成熟,要知道你可不是郡主姐姐,你可是比小韵都小。”

    “夫君就是因为我小吗?”一句话,侧着身子看过来。

    “你这样一说,我才发觉,你都过去了小那个年纪,既然不小了,应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了,不过在船上,好像不怎么方便,等到福州再说吧。”

    这一次组建的舰队是常水最强大的舰队了,现在还加装平短程火炮装置,对于两位最重要的人是显得格外的保护,但是水下的世界不一样,所以张凡这个郡马爷能睡觉,其他人都在警戒着。

    现在射程远,威力大的火炮只是装备了对外作战部队,连青州都没有准备这样的火炮,不过夜里,不知道哪里一声巨响,一发炮弹落在夹板上,直接砸死了三位士兵。

    巨大的动静让士兵开始包围过来,护着里面的两位,又是几声火炮响起,这样的射程,一看就是最新的火炮了,但是这一批火炮才刚刚加入了嘉庆关,怎么在这里出现了呢?

    要是准头再高一点,刚刚一炮就把张凡都给炸死了,现在小舟靠岸,马上特种兵就杀了过去,在两边的山林发觉了刺客,并且刺客手中还有火炮,可真的太危险了。

    战舰开始加速前进,至于刺客,会有特种兵跟当地人来抓捕的,现在战舰不能停下来,但是这样的刺客并没有影响张凡什么,起来了解一番情况之后继续回去睡觉,跟随的官员很愤怒,到底是谁出卖了军火。

    这情况要严查,现在只等着到达福州了,这一次出访遇上很多问题,有问题才好,这样知道怎么解决,要是没有问题就真的需要担心了。

    “夫君是什么人?”这一位郡主也显得十分担心。

    “军火都是成批运送的,要是丢了,也只可能一批的丢,现在要是被嘉庆关接收了,那么军火就会投入实战,就算报废了,也会登记,哪里少了,很容易查出来的,这样的火炮整个三军也没有多少,还好他们并不是专业的炮兵,不然我们都要上天堂了。”张凡居然还笑了。

    “夫君,这里距离嘉庆关那么远,而距离潼关比较近,而潼关也有这样的火炮,我想最大的可能是潼关哪里出现问题,潼关可没有嘉庆关那么严格的登记制度,潼关上面的火炮可不少,就算现在撤了关,但是武器装备还是有。”这一位郡主提醒一句,张凡这才发觉漏掉了一个地方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