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为何不肯找古庸帮忙?

    一出《窦娥冤》,在今天的首演之后,便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全国各地的许多网友,在网络上了解了《窦娥冤》的详细剧情,以及现场演出的一些相关细节之后,都非常希望能够去到现场看一场。

    尽管他们都知道,他们这是自己跟自己找罪受,但却仍然抑制不住,要去现场看一场的想法。

    而《窦娥冤》剧组,肯定是要去全国各地巡演的。加上现在正在全国巡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次性就有两出话剧同时在全国巡演,而且门票一票难求,这样的画面,可是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这让那些对话剧情有独钟的人兴奋不已,话剧的市场似乎又活了。

    东方剧院和京都剧院,现在出尽了风头,在外界好评如潮。这让同为三大剧院之一的南方剧院,终于坐不住了。

    本来,在东方剧院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之后,南方剧院高层也在第一时间,下达了务必要尽快拿出一部,质量不在《梁山伯与祝英台》之下的作品的任务。

    几乎是和京都剧院高层同时下达的任务。

    然而现在,京都剧院的《窦娥冤》已经大获成功。而他们南方剧院艺术创作部交上来的作品,却始终不尽如人意。

    本来,南方剧院高层也知道,要创作出质量不在《梁山伯与祝英台》之下的作品,是极其困难的。

    所以,他们也并没有如何催促下面。

    但现在眼看着京都剧院,马上就要与东方剧院一起,携手在全国各地巡演了,唯独缺了他们南方剧院,这让南方剧院的高层们又哪里还坐得住?

    所以,南方剧院高层已经责令艺术创作部,务必要在一个星期的时间之内,拿出一部质量不亚于《梁山伯与祝英台》,又或者《窦娥冤》那样的作品。

    这让整个艺术创作部的压力陡增。

    艺术创作部主任唐秋运的办公室。

    助理袁洪看着主任唐秋运不太好看的脸色,犹豫良久,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主任,要不我们也去找古庸试试?”

    唐秋运却是眉头一皱,说道:“难道除了找古庸之外,我们就没有其它的办法,拿出质量不在《梁山伯与祝英台》,和《窦娥冤》之下的作品了吗?”

    袁洪心中一叹,暗想:“难道主任和古庸之前有什么矛盾?他为何就是不愿意去找古庸帮忙呢?”

    袁洪之前就已经向唐秋运提议过去找古庸帮忙。

    他京都剧院都能去找古庸帮忙,我们南方剧院为什么就不能去?

    况且,既然古庸没有拒绝京都剧院,想来也应该不会拒绝我们南方剧院才是。

    只是唐秋运却似乎并没有找古庸帮忙的打算。

    这让袁洪有些疑惑的同时,也不敢多问,毕竟他只是一个助理。

    而且,他想着即便是不找古庸帮忙,他们应该也能够拿出,质量不在那两出话剧之下的作品,只是时间可能要稍微耽误的久一些罢了。

    然而今天,上面突然把时间限制在了一个星期,袁洪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唐秋运的压力陡增。

    心里想着这下子主任应该不会拒绝找古庸帮忙了吧?

    这才小心翼翼的又提了一下,却谁知主任似乎还是不想找古庸帮忙。

    听主任问话,袁洪沉吟道:“主任,我相信我们即便是不找古庸帮忙,也能够创作出,质量不在那两出话剧之下的作品。只是时间可能来不急了。而如果找古庸帮忙的话,只要他不拒绝,时间应该就已经足够。而且,古庸没有拒绝京都剧院,应该也不会拒绝我们才是。”

    唐秋运听后却是没有说话,而是紧皱着眉头,在心里思索着什么?

    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袁洪说的是正确的,去找古庸帮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只是……

    唐秋运心中一叹,眉头更皱。

    袁洪观察唐秋运神色良久,咬了咬牙,说道:“主任,我斗胆问一下,你和古庸之间,是不是有什么……”

    唐秋运自然明白助理的意思,说道:“我和古庸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恩怨。相反,我还十分欣赏古庸的作品,之前的武侠作品是,现在的两部话剧作品也是。”

    袁洪一听,这就奇怪了,不禁说道:“那主任为何……”

    唐秋运轻叹一声,说道:“这样,小袁你先出去吧,让我再好好的想一想。”

    主任不愿意说,袁洪也不敢再问,连忙说道:“好的主任,那我就先出去了。我再去和编辑们好好商量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

    唐秋运点点头,袁洪出了主任办公室。

    出办公室后,袁洪径直到了编辑室。

    刚出现在编辑室门口,就有一位编辑迫不及待的问道:“小袁,怎么样?主任答应去找古庸帮忙了吗?”

    这不怪编辑们如此心急,主要是这段时间,全剧院上下全都盯着他们艺术创作部,无形的压力压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虽然他们自己就是创作剧本的编辑,却只盼着让别人帮忙,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但对方是古庸,那就无所谓了。不只是他们,东方剧院和京都剧院的编辑们,不也是靠着古庸帮忙,才能改编出那么经典的话剧作品吗?

    他们盼着古庸帮忙,也是很正常的嘛。

    只是袁洪的轻轻摇头,又让他们好一阵失望。

    其中一个编辑说道:“主任不愿意找古庸帮忙,或许是不好意思开口,又或者有其它的什么原因。要不,我们自己去请求古庸帮忙?这样就不会让主任为难了。”

    另外一个年纪稍大的编辑立刻摇头道:“不妥,首先,我们并不知道主任不肯找古庸帮忙的原因。如果我们直接去找古庸帮忙的话,很有可能让主任心中不喜,那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二则,人家京都剧院都是主任张小飞,亲自去请求古庸帮忙,而我们直接去找古庸,这身份地位明显不对,说不定还会让古庸误以为,我们南方剧院的架子摆得太高,居然只让一个编辑去找他。所以说,不妥不妥。”

    袁洪和众编辑一听,果然如此,还真只有主任亲自去找古庸才行。

    只是,这主任到底是为啥不肯去找古庸帮忙?

    袁洪和一众编辑们想不出答案。

    ……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