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火焰鸡尾

    他走掉后,韩千山把手松开,夫妻两人关系好没错,可没甜腻到在公共场合也要秀恩爱的地步,此刻互相瞪着眼。

    韩宣老妈很想笑,她当然知道自己老公干嘛赶过来,也知道为什么像刚才那样对待贝尔格,表情奇怪,询问说:“呦呦,吃醋了?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还没忘记?”

    韩琦和郭穆州同为华人,又都是做生意的,圈子很小,因此老早就认识,关系蛮不错,所以父母两人从小也互相认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但像韩宣和安雅这样的关系毕竟是少数,老爸老妈都经历过叛逆的青春,老妈以前提到过关于老爹前女友的事情,而且似乎不止一位,恋爱时候跟普通情侣一样闹过矛盾,也短暂分开过,后来才顺利走到一起。

    这些年来,家里出现巨大变化的人不是只有奶奶,老妈郭枫的变化也挺大,以前长期待在蒙大拿州雪山牧场,一年都出不了几次门,穿衣服非常随意,基本是怎么舒服怎么穿,跟“时尚”这两个字长期绝缘,被媒体们给边缘化了,认识她的人很少。

    当奶奶创办起Whoops集团之后,她时常过去帮忙,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的次数随之增多,最初依然不受重视,提到她时候,总要说是韩宣老妈,人们才会恍然大悟知道她身份。

    直到九六年年底,她如同突然开窍一般,开始学会穿搭衣服了,还是超出普通水准的那种,即使去几大时装周现场,穿着打扮也能让记者们眼睛一亮,在某种程度上引领了潮流。

    对于这些改变,韩宣想说自己的努力没白费,奶奶公司里一帮形象设计师、服装设计师们的努力也没白费,再加上她底子好,跟前世的女明星涛姐一样,属于年纪到中年后气质更足的女人,如今才三十多岁,不然穿得再好看也白搭。

    生活在西方社会,没人打她主意才奇怪,自认有点魅力的男人们经常尝试亲近,她总是爱理不理。

    韩千山没有直接回答老婆的问题,可能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不好意思开口承认,看向韩宣,认真对他说:“儿子,要是我跟你妈离婚了,你想跟谁过?”

    好幼稚的威胁……老婆太有魅力,让韩老爹感觉到压力了。

    身为男人遇到这种事总归会不舒服,女人也不会希望自己老公,整天被一帮美女们勾搭。

    说来奇怪,勾搭韩老爹的女人非常少,受到各种报道的零绯闻正面影响,她们都知道他是好男人,所以懒得自讨苦吃,这让他相当纳闷,谁让老婆比自己受欢迎呢。

    从小到大,类似的“离婚选择问题”听过无数遍,韩宣懒得理这位白痴老爹,丢个白眼给他,站起身说:“我跟胖丁它们过,你们慢慢聊离婚,我去喝杯鸡尾酒……”

    走到吧台的短暂路途中,不少人向韩宣打招呼自我介绍,有钱人的朋友大多也有钱,里面有不少企业高管,或者律师、医生之类的社会精英阶级,他都一一礼貌回应。

    带着安雅和萌萌来到吧台,在一位调酒师对面的高脚椅上坐下,韩宣和安雅的脚都能碰到地面,萌萌却碰不到,年纪分明差不多大,这让她感到无语,想着吃牛肉、喝牛奶长大的美国人就是不一样,丢下句要去洗手间,在沈秘书陪伴下先离开。

    韩宣伸手拿起桌子上的酒单,鸡尾酒的名字都挺好听,像什么“日出”、“蓝色玛格丽特”、“21点黑杰克”、“加勒比日出”等等,写满两份酒单,足足一百多种。

    最近他喜欢喝带有青苹果味的鸡尾,询问调酒师之后,为自己点了杯苹果马天尼。

    关于这款酒,最令人惊讶的是用什么配方调制都好喝,酒吧里几乎都有,味道让人不能拒绝,在广泛使用青柠檬、薄荷提味的鸡尾酒世界里,青苹果的淡淡酸味显得特别。

    如果萌萌不在,韩宣也许会调戏安雅,让她也来杯鸡尾,可那个小家伙也在,还都跟安雅一起睡,于是点了杯不含酒精的柠檬红茶给她,萌萌的等她回来后自己点。

    不远处又有人在喝火焰鸡尾酒,如果不是那人拿吸管喝,没有直接把火喝下去,安雅甚至担心会不会烧伤喉咙,拍拍韩宣胳膊,问道:“他喝的是什么?”

    “不知道。”

    韩宣说完,把目光投向调酒师,对方是位棕红色头发的帅小伙,微笑告诉说:“我们这里总共有六种火焰鸡尾酒,分别是喷火兰博基尼、喷火法拉利、偷情、今夜不回家、脑震荡、非洲轰炸机。

    看酒的颜色,应该是杯今夜不回家吧,它的酒精度数超过四十度,点火之后更加烈,只有真正的酒鬼才敢尝试。

    喝多这种酒之后真的回不了家,酒吧门口经常躺许多喝醉的客人,估计那家伙在买醉吧,已经喝好几杯了。”

    对火焰鸡尾酒很心动,以前看过别人喝,但自己从没尝试过,韩宣接着问道:“请问这六种酒当中,喝哪种不容易醉?”

    “能被点燃的都是高度酒,我平时推荐喝偷情,橙皮把烈酒的味道遮掩一部份,不过还是容易喝醉,最好别超过一杯。”

    这位调酒师把调好的苹果马天尼放在韩宣面前,笑着回答道。

    韩宣思索完,咬咬牙下定决心说:“那就给我来一杯偷情吧,我尝一尝火焰鸡尾酒味道怎么样。”

    “好的,等你先喝完这杯我再帮你调制,不然放在旁边火会熄灭,喝完这两杯你确定不会醉吗?”

    “不会,我的酒量没那么差,即使喝醉也不会告诉别人是在你们这里喝的,放心。”

    “哈哈!我确实有点担心,卖酒给未成年会被吊销售酒执照,在悉尼很难拿到它......”

    安雅听见他们俩的对话,手里拿着杯子,咬住吸管喝饮料,惊疑问韩宣说:“会不会很烫?”

    调酒师帮忙解释:“没关系的,表面温度稍微高一些,下面那层酒的温度正常。

    凡是喝火焰鸡尾酒,必须使用冰冻过的特殊吸管,要喝它之前,先用柠檬片盖住火,然后把吸管插入杯底,在吸管被火融化之前喝完它。

    不盖火的喝法也有,比较猛烈的人才会去尝试,我不介意你也这样做,容易烫伤嘴唇……”

    听得韩宣更想试试了,视线看向爸妈那边,他们已经离开座位,正在跟其他人聊天,表情开心。

    暂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着急喝太快,尝了口苹果马天尼,离开座位去玩飞镖。

    胖丁正躲在角落里,准备偷偷摸摸解决生理问题,水喝多了快憋不住,突然瞧见一支飞镖扎在自己面前,受到惊吓,炸毛竖起粗尾巴,瞬间把尿意憋回去,只是尿尿而已,用不着这么狠吧!

    真不是韩宣技术好,实际上他手滑扔偏了,笑着说:“到旁边玩去,别挡住我。”

    胖丁抬头看看离自己很远的靶盘,脸色不善嘲讽了句“白痴”。

    论起说脏话的技术,它比那只能骂哭包租婆的金刚鹦鹉BBQ差远了,翻来覆去总是那么几个词。

    萌萌去完厕所小跑回来,坐在韩宣另一边,悄悄指指贝尔格坐的那一桌,告诉说:“表哥,我听到那个人在问你母亲的事情,还说打算邀请她吃晚餐。”

    “嗯?”韩宣淡定看了看他,不爽嘟囔着:“找死呀,当我妈是什么人,这贱人哪来的自信。”

    瞧见奥巴玛咬着只皮卡丘布偶,从旁边欢快跑过去,挑眉招手:“乖狗狗,到我这边来。

    你告诉我,喂好吃的把你养这么大,我从没亏待过你对吧,奥巴玛?”

    奥巴玛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主人,目光带着戒备神色,这话它可不敢乱答应。

    上次维尼点头后,做苦力拉一天雪橇的悲惨场景,浮现在奥巴玛脑海里,觉得主人现在很可怕,它小步往后退,随时准备逃跑......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