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回 朝廷鹰犬

    伤了一个南宫一鸣让宇文复少了七八分的压力,区区一个南宫无悔还不足以让宇文复动摇,虽说细雨剑法乃是克制惊雷刀的招式,但这也只是古一丰对于招式的理解,招式本身是不可能超过武者的。细雨剑法再怎么精妙也不可能抹去宇文复四十年的苦练,再者细雨神剑虽然也是天外陨石所造,但实际上用的不过是惊雷刀的边角料而已,一把惊雷刀足足有三百斤,可一把细雨剑不足十斤重,就是细雨剑的剑鞘都要比剑身重上好几倍。几十倍用料分量的差别是不可挽回的,南宫无悔年纪轻轻内力卓绝,在同龄人的眼中他南宫无悔就是怪物,但比起宇文复又如何,宇文复可是实打实的化境巅锋,真正的武林一流。虽说宇文复胜了裘林、邱彪还有陈顺培等人都有一些胜之不武,但不可否认,即便他们都在一对一也未必能够胜过宇文复,更何况南宫无悔。

    现在宇文复的魔攻大成,大概比起二十年前的南宫铭业差不去多少了,南宫无悔虽然天赋令人羡慕,但毕竟他才刚刚二十岁而已。

    好在南宫无悔就算不聪明也知道不能硬扛宇文复,现在只能躲着宇文复的惊雷刀,用身法慢慢拖住他,躲一刻是一刻。南宫无悔的做法并没于错,实际上这也是对宇文复最有效的。当然他还有别的选择,比如说天地同寿。但王莉最初就跟南宫无悔说过,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用。王莉自己深有体会,如果不是因为当时有机会可以杀了宇文复,她也不会用。

    宇文复虽然厉害,但他也是一个人。面对千军万马能够杀到如今已然不容易,身上零零总总算下来也有七八处的伤,好在用魔攻一时之间这些伤口不会让他功力受损,但魔攻的催生是有时间限制的。自上次对决王莉,宇文复就隐隐摸到了其中的规律,大概就是一柱香多一些的时间,但时间一过他需要调息三天。

    现在看来,一柱香的时间要杀南宫两兄弟是足够有余的,但杀了他们之后还要逃出去就难了。宇文复本是下了死的决心才来,但那是杀李治,如今李治杀不了他还死在这里,太不值了。

    宇文复看了一眼南宫无悔,眼神之中露出一丝狠意来,仅仅就这一个眼神就让南宫无悔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眼神太过于恐怕,南宫无悔从未见到过,似乎千军万马,似乎任何武林高手,在宇文复的这一眼之中都会成为累累的白骨。南宫无悔一个失神,准确地说南宫无悔被宇文复的这一个眼神惊吓住了,半刻未能动弹。

    宇文复这一瞪是身上杀气自然的流露,自然不会想到竟然对南宫无悔造成的压力如此之大,要不然这一刻的失神就足够宇文复出手。宇文复已经萌生了去意,哪怕宇文成翦被俘,他也不得不走,以他现在的能力,南宫一鸣伤了,他要走没人能够留得住,但还要把宇文成翦救下来,那可就困难多了。宇文复计较了一下之后,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包袱来。

    对付血手门的手段南宫无悔等人知道的不少,这一个黑色包袱里面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不是毒物就是什么暗器,反正南宫无悔的第一反应就是立马向后一跃,离开宇文复一段距离为好。这一次南宫无悔的感觉是对的,这黑色包袱里面的东西的的确确是毒物,而且还是血手门之中十分少见的七草散。这东西用七种很罕见的毒草调制而成,毒性虽然不够强烈但只要往风口上一放威力无穷,中毒之人未必会死,但中了毒会马上浑身抽搐,七天之内如果找不到这七种毒草的解药就会死。

    南宫无悔的这一跳避过了很多麻烦,但身边其他的兵勇并不清楚,他们甚至都不太清楚这黑色包袱到底是什么。眼见宇文复丢下的包袱散发出一阵阵的黑雾,但大家也不敢确认,南宫无悔再跳了出来,更是让所有人都有一些不知所措。宇文复趁势往东面奔走,因为毒雾的原因后面的人追不上他,他只需要击溃前面的守军便可。

    实际上前面的守军根本用不着宇文复来击溃,士兵们也是人,当宇文复举着惊雷刀杀过来的时候,他们自然会躲,这也是人之常情。看到山道上和山下血迹斑斑的尸体,宇文复和他手中的惊雷刀如果有魔力一般的恶魔,让所有人的心中都烙下了一个恐惧的印象。谁又能真的不要命,平日里面那些自命不凡的人现在遇上了宇文复也得退避三舍。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愣头青想去试试惊雷刀的刀锋到底有多快,也有一些人躲避不及时,但并不妨碍宇文复夺路而逃,惊雷刀掠过宇文复大概又杀了七八十人,这才顺利杀出了昭陵。

    看到宇文复逃了,南宫无悔的内心中竟然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也知道今天是杀宇文复的大好机会,但细雨剑阵似乎对上宇文复效果并不好。正如宇文复从这剑阵中感觉到的一样,两兄弟之间的默契不够,对彼此的信任也不足。在剑阵中,攻便应当是全全力去攻,如果既想攻都害怕惊雷刀的刀锋想要留下几分力气来守,这阵法自然不成。但实际上谁遇上惊雷刀心中会一点压力都没有呢,哪怕是南宫无悔自己都做不到。刚才宇文复猛攻南宫一鸣的时候,南宫无悔落剑之心便不够决绝,若真是不顾一切或许南宫一鸣未必会受伤,同样的南宫一鸣被宇文复的惊雷刀对上便完全放弃了攻势一心只想守住自己的阵脚,这也不可能,惊雷刀本身便是绝世神兵,而古一丰的阴阳剑阵并非是一套固定的剑阵,守住阵脚却毫无攻势,一丝用处都没有,结果也只能以南宫一鸣自己受伤结束。

    剑阵威力不小但真要困住宇文复这头猛虎太难,南宫无悔叹了一口气,内心里面却丝毫不好受,宇文复是一个他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人物,哪怕整个朝廷通缉他,只怕靠着地方府卫根本不可能和宇文复对抗,最终还是得江湖事江湖了。怎么江湖了,不还是得靠他们。

    看到宇文复如此顺利逃走,最为火大的恐怕就是李治,这个差一点就得手的刺客竟然还能大摇大摆杀出昭陵,这让他这个皇帝的颜面何存。刚刚李志还咆哮着誓杀宇文复,可马上对方就走了一个干净,跌下一个包袱还让不少兵勇都中了毒。

    李志脸色铁青坐在高座上,下面所有人都不敢开口,这个时候谁开口都讨不到好处,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所以这会儿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长孙无忌的脸上。似乎只有这位国舅爷开口才能够平息这场风波。

    “皇上,宇文复武功高强手中的惊雷刀更是闻名天下的绝世神兵利器,听说他还练了一套魔功几乎可以刀枪不入,臣……”

    长孙无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治打断了,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不过长孙无忌也能够理解,今日之事太过于特殊,宇文复差一点就杀了李治,换成任何一个人都难以平复自己的情况。

    “所以呢,所以他就可以长驱直入来威胁朕?所以就可以任由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花了朕那么多银子养起来的近卫军,什么千牛卫,左右卫,御林军,说起来好听,真打起来啊,连一个人都打不过,一个人都打不过!”

    李治很是发了一顿脾气,但很快他也意识到这脾气的对象找错了。至少在这件事情上面长孙无忌不过无过反而有功,而且长孙无忌还是国舅爷又是朝廷的相爷,自己有一些失态。但怎么办,脾气也发了,骂也骂了。

    “舅叔,朕心里不舒服,你也别往心里去。以朕之间这左右卫是该调整调整了,总不能让一些尸位素餐的人坐在高位上坏了我大唐的江山。”

    李治的话听上去很轻描淡写,但说出来却让长孙无忌有一些的心悸。难道皇上是想把自己的手里拿兵权了,虽说这并不为过,尤其是皇宫内院里面,作为将领毕竟是皇上最信任之人。

    “好了,舅叔也不要多想了。来,替朕把那几个护甲有功之人叫过来,虽说让那领头的刺客逃走了,但他们也算救了朕一命,既然有功就要赏。”

    李治很想借机摸一摸杨飞等人的底,看看他们和长孙无忌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真的可以为自己所用那最好不过。但李治隐约也知道一些江湖的规矩,江湖中人很少愿意到朝廷之中来当差,在江湖中这些人被成为是鹰犬,朝廷的鹰犬。李治对此不太在意,他是天子,不管是江湖也好是朝廷也好,只要是在大唐的土地之上不都是他的,江湖也是大唐的江湖,那就是朝廷的江湖。

    “草民,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飞、南宫无悔、南宫一鸣、陈青儿还有王菲五个人整齐地在李治的面前跪了下来,参见皇上他们都是第一次,心中都有些拘谨。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