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骚气外露的演唱

    漫天的花雨伴随着甜蜜的糖果,宛若梦幻中出现的场景,红白相间的玫瑰花瓣落满了草地,孩子们追逐的那夹杂于其中的糖果,笑声、惊叹声此起彼伏。

    “my god,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幕!”

    “实在是太浪漫了~”

    “确切的说应该是浪费,难道这是仪式上的表演节目吗?”

    ……

    众人窃窃私语中,这时二楼的阳台上突然垂下一大块白色的幕布,宛若一块屏幕一般。

    接着庭院内的所有灯光全部熄灭,黑暗总是会给人带来一点不安的情绪,不过好在周围的人都相当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席妖精也是颇有兴趣的看着那块巨大的白色幕布,而在她的身边,诺顿感觉自己的存在着实有些尴尬,拿着那一杯精心调制的鸡尾酒,是递给席妖精呢?还是不递呢?

    毕竟前者可没有丝毫表示,这让诺顿不禁有些郁闷,你节目表演就表演吧,干嘛搞得这么浮夸?

    而这时白色幕布的后面突然亮起一道强烈的灯光,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在幕布后面浮现,西装、礼帽、以及那熟悉的经典动作。

    “oh!Michael Jackson!”有人惊呼出一个名字。

    如此似曾相识的一幕,这样的场景,不禁让人想起MJ那场经典无比的演唱会时现场表演。

    幕布后,通关灯光的照射,将身体的背影投射在幕布上,并且放大,宛若一个小巨人一般。

    如此天马行空的演唱会舞台表演方式,从MJ而起,之后就被后世的人不断模仿。

    而这一经典一幕的出现,也是让庭院内嘈杂的私语中,渐渐安静了下来。

    而身在幕布后面的陈森,此刻的情绪也是有点紧张,要知道因为时间过于紧张,他可是连排练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就是第一次排练,也是直接表演,希望不要演砸了。

    这时,早就安装好的音响装置中开始播放一段伴奏,自然不可能是MJ的那首《Dangerous》,这首歌虽然经典,但放在这样的现场,太不应景了。

    于是陈森早就为其准备了一首特别适合婚礼上的歌曲,一首甜的发腻的歌,也是来自他前世颇为青睐的一个摇滚乐队。

    Maroon 5!即魔力红乐队,一个属于新灵魂摇滚流派的老牌乐队,而现在陈森即将要演唱的便是前世大火的一首甜歌《sugar》。

    其风靡程度不亚于神曲一般的烂大街,但是依旧百听不厌,总是能在那一声“削个椰子皮,你却他妈他妈给个梨”的副歌响起时,跟着骚当那独特的灵魂声音陷入自嗨当中。

    很显然这首《sugar》足以撑得上是一首颇为优秀的歌曲作品,并且这首歌的演唱难度极高,即使是陈森也是没有自信比肩前世骚当的那个版本。

    毕竟亚当作为魔力红的主唱,他的声音实在是太独特了,甚至可以说是不可复制。

    他的声音既有黑人小伙的节奏感,高音又有黑人大妈的灵魂质感,自己本身又是个白人...

    世界上伟大的流行音乐人例如杰克逊,列侬都有出色的模仿者,他们的声音几乎和本人做到了完美同步..

    唯独这个亚当·莱文,这么久以来就连翻唱他歌曲的都很少见,即使他的歌曲大家都是耳熟能详,而且非常讨巧,选秀比赛也很少有翻唱魔力红的,即使有基本也和原来的歌曲是两首不同的歌,KTV就更少了,去KTV点魔力红的歌基本都是自取其辱……

    So,某男现在有点虚啊,要不是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听又应景的歌,他实在不想选这首歌,希望不要演砸了……

    《sugar》那悠扬的前奏慢慢响起,因为时间原因,这个是非常简易版本的伴奏,只有主要旋律和一些简单的混音。

    陈森在幕布后面,随着节奏身体微微起伏,卡主开口的节点,将第一部分的歌曲唱出。

    “I'm hurting baby, I'm broken down

    我受伤了啦宝贝,我心碎了一地呀

    I need your loving, loving

    我需要你的爱,你的爱

    I need it now

    我现在就要你的爱

    When I'm without you

    当我失去了你

    ……”

    极富节奏感的鼓点下,陈森全身心的投入自己的演唱,为了尽量让这首还原,他以一种变声唱法刻意的模仿了骚当的演唱风格。

    还别说效果还不错,虽然不似骚当那般游刃有余,轻松写意,但也说得上令人眼前一亮。

    当然放在在场听众的耳中,那简直就是令人惊喜的表演,“喔噢~这是什么歌,好酷~”

    轻快的节奏,陈森略带骚气的演唱,很快就唱到了副歌部分,这让陈森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Sugar

    甜心

    Yes please

    没错请来吧

    W on't you come and put it down on me

    你要不要来我身边将糖到在我身上

    Oh right here, cause I need

    喔就是这里,因为我需要

    Little love and little sympathy

    一点爱与一点同情

    ~”

    这是一段骚气且妖娆的副歌,尤其是那声宠溺无比的“sugar”喊出,真是道尽了万千柔情,在场的众人都是在这甜的的发腻的歌词以及骚气外露的演唱下,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好的歌曲无疑能让人产生愉悦的情绪,又何况是如《sugar》这种甜蜜无比的歌曲,克里斯和马克相识而笑,后者将其搂住,两人动情之下拥吻在一起。

    这一幕配上那动人的副歌,宛若一幅最完美的画卷,令人着迷。

    终于这首歌结束,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这也让陈森如释重负,之所以唱这首歌还是他着实不好意思接着别人的婚礼搞事情,于是开场献唱,给足了克莉丝和马克这对新人的面子。

    接下来该是他的时间,也是属于她的时间,陈森眼中明显露出一抹柔情。

    演唱结束后,幕布灯被熄灭,众人正期待着隐藏着后面的歌手出现时,又是一道空灵的钢琴声响起,那熄灭的幕布灯再度亮起,只见一架巨大钢琴的影子出现,而那熟悉的身影双手轻抚着琴键。

    娓娓琴音悠扬,娴熟的指法中,这首已经被他在心底反复咀嚼了无数遍的歌曲,终于在被他唱出了口。

    而在他声音毫无变质,毫不造作的用华语开口的刹那,席霜月的娇躯猛然一阵颤抖,美眸中闪烁着惊疑的目光盯着那幕布后的身影。

    是他吗?是他吗?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