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仙宫

    仅半个时辰不到,徐青菡被神秘男子劫持离城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青城,而紧接着北辰逝出城时也被很多人看到了,甚至有追到城门口,关心失态发展的“热心人士”给他指路,“北辰阁下,您是要去救朝阳前辈吗?我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移动网”

    北辰逝:“……。”

    看热闹的众人:……到底往哪个方向去了,你倒是说啊,真是急死人了。你没看见阁下火急火燎,心急如焚的样子吗?

    “热心人士”仿佛没有看到众人热切的眼神,只是一脸懵懂地盯着北辰逝看,似乎北辰逝要是不承认他去救徐青菡,他就不开口告诉他方向一般。

    北辰逝脸阴沉如墨,“是,我是要去救她,他们往哪里去了?”

    热心人士得逞一笑,手指了一个方向,“那边。”

    北辰逝二话不说,直接朝他指的方向疾飞而去,身后传来“热心人士”诚恳而略带埋怨的声音,“阁下您那么担心朝阳前辈,可见您是喜欢她的。您既然喜欢她,为何不娶了她?要是她嫁给您了,今日哪里还会被劫持。您这回不前辈带回来之后……。”

    在北辰逝之后不久,紧接着翼云也出城了,和他一起的还有火枫叶,北辰阳冕,火决明和各个宗门的长老,这么大的动静,引得守在城门口看热闹的众人惊骇不已。

    人家北辰阁下是去追回美人,你们这些人凑什么热闹?

    然而,就在众人各种腹诽和各种不解之时,天地间风云变色,只听得撼天动地的一声闷响,距离他们百里外的地鸣山上,一座巍峨的宫殿从地底冉冉升起。

    “那是什么?”众人大骇,一个个飞身跃上城墙,看着远方古朴厚重,震撼人心的殿宇,心里似乎被某种东西牵引。

    “那……。不会是某仙宫遗迹吧?”

    这个声音一出,众人眼中变得火热起来。仙宫遗迹,那一定有不少珍宝,灵药、灵器、功法,甚至还有传承。若侥幸得到某一大能的传承,他们的修为一定会大飞猛进,离大道之路不远矣!

    众人只是愣了片刻,接着不知谁先喊了一声“上古遗迹突现,有缘者得之”,下一瞬,成千上万的修士便争先恐后,朝着地鸣山飞去。

    轰!

    一条绿色长鞭砸在山脚,山体顿时塌陷了一半。

    “呵,不装小绵羊了?”邢墨凭空立在云端,饶有兴味地俯视着地上的人。

    徐青菡抿着唇,咻的朝着男人飞去,长鞭如灵蛇,快如闪电,眼看就要缠上男人。不曾想下一刻男人的身影如烟雾一般,消散无踪影,再次出现时,却是她的身后。男人长臂一捞,再次把徐青菡锁在怀里。

    “你若在城里动手,估计我会忌惮里面的强者,不敢做得太过分。如今在这荒郊野岭的,你觉得你有机会从我手中逃脱?”邢墨像在陈诉一个事实,语气平静得让徐青菡牙痒痒。

    “你进城就是为了抓我?”徐青菡心里大概对他为什么在那么多人选中自己已经有了答案,但仍是带着一点侥幸,若只是单纯为了发泄某种欲。望,那她逃脱的几率会大出许多。

    “唔,该怎么说呢,进城之前只是打算随便走走看看,顺便打听。不过后来发现我们挺有缘分的,这么快就遇上了,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邢墨眼中的笑意更甚。

    徐青菡太阳**跳了跳,果然事情还是按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曾经最于她有过最亲密关系的北辰逝都没有把她认出来,这个男人是如何做到第一面就把她的伪装识破的?八年过去,她对她隐藏气息的能力已经非常有信心,为何唯独在他面前起不了作用?

    “想知道?”邢墨笑得像个诱导人犯罪的恶魔,“若你在床上问我这个问题,我一定会回答你。”

    徐青菡脸一黑,手中的绿色长鞭再次挥了了出去。

    邢墨身形岿然不动,在泛着凌厉寒光的鞭子就要落在自己身上时,伸手轻轻一抓,长鞭便被他抓在了手里,“放弃抵抗吧,你不是我的对手。话说回来,你又是如何认出我来的?”

    “想知道?你去死我就告诉你。”终于扳回一局,徐青菡胸口的郁气散去不少。

    “呵,有意思。”邢墨发现在面对的眼前这个女子时,他的心情总是说不出的轻松,他怀疑自己这一辈子的好脾气都花在这个女子的身上了,偏偏他还甘之如饴,真是见鬼了。

    “你认出了我,我识破了你,这不是说明我们两人心有灵犀?难道说你也如我一样,惦记着彼此的味道,八年,哦不,已经是九年了,九年都无法忘记?”邢墨轻佻道,抓住长鞭的手一用力,徐青菡便不受控制地往他的方向飞去。

    徐青菡一惊,忙不迭加大力道,却控制不住往前移动的趋势。眼看着就要撞上去,她一咬牙,放开了长鞭。绿色的长鞭一脱手,下一刻便化作点点光芒,消散空中。

    徐青菡飞身后退,再次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原来你是依靠味道识破了我的伪装。呵,禽兽就是禽兽,鼻子敏锐得令人讨厌。”

    “谢谢夸奖。”邢墨厚颜无耻道:“不过有一点你搞错了,我们是高高在上的魔,把你们这些自诩高贵的人类节节逼退的魔。说吧,你这个高贵的人类又是通过什么把我识别出来的?”

    徐青菡斜睨了他一眼,“无可奉告。”

    “行,那咱们暂且不谈这个。唔……。就先谈你为何知道劫持你的人是我,却又愿意和我出城?你该不会是早就对我芳心暗许吧?”邢墨朝徐青菡抛去一记媚眼。

    徐青菡嘴角一抽,他是从哪里看出自己愿意和他出城了?

    “不说?”邢墨自顾着继续往下道:“那让我来猜一猜,原因不外乎是两个,一是你爱上了我,还惦记着给我生魔子魔孙,二是青城内有你想要保护的人,你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救不了你不说,估计还会被我杀死,故而我一提议出城,你便痛快答应了。”

    “虽然我希望是前者,但我的理智又告诉我你现在不是在玩欲擒故纵,欲拒还迎的把戏,所以只能是后者。说吧,你想保护青城里的谁?你的情人,孩子,还是青城里十多万的凡人和修士?”

    徐青菡抿着双唇,沉默不语。

    邢墨见她不回答,眯起的眸子里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说到情人,前不久我刚碰到了一个,我向他询问你的消息,他偏不说,还杀气冲天,过来就和我动手。我只好把他筋脉震断,再把他的骨头一截一截捏碎,最后连那张专门勾引女人的脸也没放过,在上面狠狠划了几刀。就在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他还是不愿意透露你的行踪。我本想着就这样算了,让他活活痛死过去,可转念一想,这并不是最痛苦的死法。他既然如此在乎你,那我就把你抢过来,让你成为我的人,一辈子只能呆在我身边。而他,则拖着他那副废物的身体,眼睁睁看着我如何疼爱你,看着你为我生儿育女……。”

    邢墨每多说一句话,徐青菡的心便如被刀刺一般,多一道伤痕。她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残忍而嗜血,这就是魔族,就算化身为人,依旧和人类天生为敌,依旧残暴不堪。而北辰逝那个男人——

    邢墨出现在这里,第五境将会迎来一场巨大的浩劫,她的孩子,哥哥和朋友,最终极有可能会在这场浩劫里陨落。

    徐青菡痛苦地闭上双眼又睁开,无论如何,她今日都要想尽一切办法重伤邢墨,给北辰逝争取时间完成传送阵的建立,让他们有时间转移。

    “我早就想领略魔族王者的实力了,来吧。”一把碧绿长剑凭空从徐青菡手中生长出来。

    邢墨的眸子由黑色慢慢转变成了耀眼的金,黑色的长着锋利长刺的类似它们魔族尾巴的武器出现在他手中,他猩红的舌头舔了舔性感的略厚的唇瓣,“我们魔族雄性最喜欢调教那些不听话的雌性了,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我魔王的雄风!”

    在面对北辰逝时,徐青菡尚且感受不到渡化境的强大,此刻正面迎击渡化境的魔族,她才发现两者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不可跨越。只是邢墨的威压,便让她气血混乱,识海翻腾,越是靠近,她越是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她的攻击也变得缓慢起来,起码在邢墨的眼里,极慢无比,破绽百出。

    他眼角微微上挑,带着轻蔑的笑意,看她如在看一只蝼蚁,在死前不甘地坐着无畏的挣扎。

    这一刻,徐青菡挫败,愤怒,屈辱,八年里她不分日夜地苦修,无数次在死亡边缘挣扎,就盼着有一日再遇到对手,敌人,一雪前耻,拜托被弱者的地位。可八年过去,什么都没变,不管是北辰逝还是邢墨,在他们眼里,她依旧是被瞧不起,被欺负的弱者!

    不甘心,她不甘心!

    徐青菡像是陷入了某种魔障之中,周身灵力疯狂涌动着,隐隐有失控的迹象。

    “你在做什么,快点停下来!”邢墨大喝,金色的竖瞳里满是焦灼。

    徐青菡却好像没有听到,俏脸上汗珠密布,樱唇咬出了鲜血。

    “你这样下去会灵力爆体身亡的!”邢墨急得失了方寸,明知现在自己上前,可能会受她灵力**而重伤,可却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就在他的手要接触徐青菡的前一秒,徐青菡身上的灵力如潮水一般,猛地汹涌而出。与此同时,距离他们不远的地鸣山轰的发出一声巨响,耀眼的光芒一闪,竟是把他们两个人吸了过去。

    邢墨一咬牙,不顾徐青菡灵力利刃,直直把她搂在怀里。

    北辰逝到来时,看到的便是邢墨抱着徐青菡,两人一起被吸入阵法中的这一幕。

    本书由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