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赔偿

    辛青竹很后悔跟着胡长老来红天螺派,他从来不知道胡长老竟然是个疯子!

    红天螺派的山门前,胡长老提出要见古争,守山弟子只说要禀报一下,他便怒不可遏的直接闯了进去。

    既然都一块来了,辛青竹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跟上,但殴打红天螺派弟子的这种事情,他是万万不会做出!不光是他,就连容秋也没有出手,他们就是跟在胡长老的后面,看着他一路打了过去!

    胡长老的修为是五层后期,红天螺派虽然也有五层后期修为的人,可他们并不在附近,这也就导致胡长老几乎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便一路打进了古争的院子里。

    “师兄!”

    “师傅!”

    堂屋的门大开着,胡长老和鲁昌明,一眼就看到了被喵喵踩在脚下的游山河。

    “妖女找死!”

    胡长老大吼,远远的一道内劲便向着喵喵扫去。

    “轰隆隆!”

    巨响传出,原本好好的厢房被突然生出的巨大旋风,生生扯飞了一半。而攻击喵喵的内劲,也在旋风的席卷下消失无踪。

    古争虽然不能太过分神,但动用仙器的神通还能办到,他用曾经在灵剑宗那里得到的狂风宫扇,化解了胡长老攻向喵喵的内劲。

    旋风只是拦截内劲攻击,并非是要杀人,它的出现只是匆匆而过。

    “妖女去死!”

    旋风才刚过去,咆哮一声的胡长老,又要向喵喵打出内劲。

    古争目中浮现一丝怒气,放在桌上的雷牙剑立刻飘起,其上光芒闪烁中,二十四把剑形虚影从天而降,天地能量瞬间翻涌,跟着胡长老来的十几个人,全部被圈在了由剑影虚影组成的囚牢之中。

    被卷在牢笼中的人慌了,特别是黄天螺派的几个,他们对着牢笼便发动了攻击。

    “滋滋!”

    蜿蜒的电芒如同活物一般,顺着袭来的各种能量,追溯到了源头之上。

    “啊……”

    惨叫声顿时响成一片,如果不是古争能够控制电芒的强度,只怕这些人会像昆仑山中的魔修一样,全部变成燃烧的尸体。

    与此同时,古争的兽灵食修总算熬好,端着锅子的他,走出了只剩下一半的厢房。

    “轰隆隆……”

    残垣断壁在古争的身后彻底倒塌。

    “好,很好!”

    古争冲着囚牢中的人笑了笑,端着锅子进入了堂屋。

    “古掌门,误会,误会啊!”

    事到如今,辛青竹已经顾不上什么面子,也顾不上跟黄天螺派的修好,他率先冲着古争开口了。

    古争在堂屋的椅子上坐下,他淡淡的望着辛青竹:“误会?那你说说,这是个怎样的误会呢?”

    “古掌门,我是绿天螺派的掌门辛青竹。因为胡长老担心游长老的缘故,我跟黑天螺派的掌门容秋就一起跟过来看看了。但我们都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现在这种地步,更没想过跟古掌门结怨啊!”辛青竹尽可能将话说的委婉。

    “原来是黄天螺派的掌门,失敬失敬啊!”

    古争语调平淡,但对于辛青竹所说,并未提出质疑。

    其实辛青竹只要给出解释就行了,至于解释的牵强与否,这一点古争根本不在乎。这里是血潮岛,他是红天螺派的客人,天螺宗的分支之间尽管不和睦,他也不可能同时针对几个门派!既然这件事情是黄天螺派的主导,绿天螺派的人又主动开口解释,那么只要针对黄天螺派的人就好了。

    “黑天螺派的掌门是吧?”

    古争望向了囚牢中,面部肌肉看起来很是僵硬的容秋。

    “不错。”

    容秋望着古争,说话的语调很平淡,一点也没有因为身陷囚牢而惊慌。

    司徒雅和赵文失踪,容秋早就怀疑他们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在了峨眉派,所以今天在胡长老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他才会从旁煽风点火。

    但是,对于司徒雅和赵文的身份,古争究竟知不知道,容秋并不敢肯定,所以他才想用如今的态度,来看看古争的反应到底是怎样。

    假如古争知道司徒雅和赵文都是黑天螺派的人,他身为黑天螺派的掌门,如今又是这样的一副态度,他觉得从古争的脸上,应该能够看出一些什么才对。

    可惜从古争的脸上,容秋并没为看到他想要的反应,古争的反应很正常,仅仅只是有些微微的怒意。

    “容掌门,不管你有什么原因,但你毕竟跟着黄天螺派的人,擅闯我的住处!你现在的态度算是什么?不服?亦或者是不屑?”古争冷冷道。

    既然没有从古争的脸上看出什么想要的反应,容秋立刻咧开了嘴:“古掌门见谅,荣某早年受了点伤,导致了面部肌肉僵硬,我本来是想要笑一笑,可实在是笑不出来。”

    “面部肌肉僵硬?这是挺难露出笑容!可是声音呢?声音应该不受影响吧?毕竟容掌门前后说话的声音,可是很有差距的!”

    容秋心里的想法,古争能够猜到一点,既然容秋想要试探,那就配合他一下,反正关于‘司徒雅事件’,现如今也还不是算账的时候。

    “古掌门不要误会,受早年伤势影响的可不仅是我的面部肌肉,还有我喉咙这一块,如今能这样子跟古掌门说话,已是……”

    “哼,还以为你会有点种,没想到跟辛青竹一样!”

    胡长老打断了容秋的解释。

    “胡长老,你这话什么意思?”

    容秋都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辛青竹立刻出声。

    “这是有没有种的问题吗?你看你办的都叫什么事?说实话,我现在真后悔跟你过来!”辛青竹嫌弃道。

    “我也一样。”容秋淡淡出声。

    “你们……”

    两个盟友的言语,都让胡长老气得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们真的够了!”

    穆春风人都还没有走进院子,他愤怒的声音便已经响起了。

    “好,真的很好!”

    带着一群人走进院子的穆春风,狠狠瞪了牢笼中的几人一眼,脚步未停的走进了堂屋之中。

    “古掌门,真是不好意思,我跟门中高层正在开会,哪曾想他们会办出如此不着调的事情来!打进山门?这、这真是让人始料未及啊!”穆春风望着古争苦笑。

    “的确,这事情真够不着调的!既然穆掌门已经过来了,你就看着处理吧!”

    古争相信穆春风的解释,毕竟这件事情发生,对他没有一丁点的好处。

    “古掌门放心,这件事情一定会给你个说法!”

    古争的理解,让穆春风感激的笑了笑。

    “好!”

    古争点了点头,伸手一挥,雷牙剑的神通提前结束。

    “师兄!”

    牢笼才刚消失,胡长老便想要往堂屋中去。

    “站住!”

    高长老身子一侧,挡在了胡长老前面:“你把我红天螺派当成什么地方了?”

    “你没看我师兄被她踩在脚下吗?”胡长老怒喝。

    “古掌门,这、”

    穆春风求助的望着古争,游山河跟喵喵的诡异,他同样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应该没什么事情,这个游长老过来想要赎回天螺海星,当时我正在烹饪东西,便让他在堂屋中等着。后来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喵喵恼怒的事情,两人应该是有过交手,在交手的过程中,游长老发动了仿九彩幻音螺的神通,结果却被喵喵一同拉着进入了幻境,所以也就出现了现在的局面。”

    “啊?”

    古争话音落地,周围惊呼声响成一片,能将仿九彩幻音螺的主人,也给一同拖到幻境中去,这样的事情也太过震撼了,不仅是仿九彩幻音螺,不管是哪一种能够制造幻境的仙器,众人都是闻所未闻,还能有主人被拖着进入其中的可能。

    “妖女,绝对是妖女!”

    胡长老身体颤抖,又再次激动了起来。

    喵喵不同于一般妖修,身负上古神兽血脉的她,很难被人看出真实身份,除非是像无为和尚那种,本身经过某种特殊洗礼的人!毕竟,峨眉派也有验证一个人是不是妖的方法,古争用这种方法试过,他看不出喵喵有什么异常。至于他本人,乃至是欧阳海,在不知道喵喵是妖的前提下,同样也看不穿喵喵的真实身份。

    尽管一般人看不出喵喵的真实身份,但并非所有人都看不出来,喵喵到底是人还是妖修,这件事情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古争也不想隐瞒,他早已经做好了为喵喵身份战斗的准备。

    “注意你的言辞!喵喵是妖修,但却不是你口中的‘妖女’,假如同样的话你再说一遍,我保证让你后悔没有管好自己的嘴巴!”

    古争冷冷开口,目光直视胡长老,可胡长老也不是一般人,他心中梦魇般的阴影,让他不惧古争的冰冷目光。

    “她就是一个妖女!如果她不是妖女,山顶上也就她碰过谢英,谢英为什么会死的莫名其妙?”胡长老大吼。

    “谢英死了?还死的莫名其妙?”

    古争眉头一皱,随即冷笑道:“死了好!发下心魔誓还敢做出违背誓言的事情,他死了又有什么好奇怪?”

    谢英究竟是不是死于心魔誓,古争并不清楚,但他清楚谢英的死跟喵喵无关,这就可以了。

    “别扯什么心魔誓,谢英才什么境界的修为?他能够遇到心魔境吗?”胡长老继续大吼。

    “我不想跟你争辩,谢英到底是怎么死的。”古争说话间缓缓起身:“我现在只想说的是,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的问题。”

    话音落地,飘渺幻身术让古争的身体化为一道残影。

    胡长老见古争冲他而来,立刻一股内劲横扫出去。

    古争脚步未停,也是一道内劲相迎,两股内劲相撞,巨大的响声发出。

    没有给胡长老第二次出手的机会,已经冲到近前的古争,一拳打在了胡长老的脸上。

    “啊!”

    痛叫中,胡长老倒飞了出去。

    “古争!”

    等胡长老再次站起来,恨意满满的喊着古争名字的时候,他的声音已变得含糊不清,口中不断有牙齿掉出来。古争刚才的一拳,打掉了他满口的牙齿!

    “告诉你,如果我不是红天螺派的客人,今晚你闯进我的院落,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别再不识抬举,也别再以为你是黄天螺派长老的身份我就不敢动你!我古争敢杀你,我峨眉派也不惧跟任何门派开战,不信你可以试试!”

    古争的拳头,乃至他放出去的话,终是让胡长老从儿时梦魇中挣脱,在视线的对视中,他的目光也慢慢的错开了。

    这么多人的环境中,还是在门派的发源地,还是当着其余分支的面,一个长老被人踩在脚下,另外一个长老被打掉了满口的牙齿,整个门派都被人威胁了,常理中这样的事情,没人可以忍受!但是,这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又不会忍气吞声装的孙子,那么死亡就不会太远。

    场面一时间很安静,其余分支的人在想,这件事黄天螺派的人到底受不受,毕竟他们的掌门也在这里,而黄天螺派的人则是在想,值不值、敢不敢、会不会的问题。

    沉默足足持续了一分钟,不管是黄天螺派的人,亦或者是跟着黄天螺派前来的另外两个门派,都没有人再说什么。

    看黄天螺派选择了屈从,古争一声嗤笑,转身又回到堂屋中坐下。

    震撼,满满的震撼在穆春风心中回荡。

    穆春风知道古争很强,可却没有想到,他会强到这份上!毕竟这里是整个天螺宗的发源地,而他刚才所做的事情,以及他的言语,其他分支也都会跟着丢脸!但万幸的是,另外两个天螺派没有说话,黄天螺派更是选择了屈从,既然如此,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的多了。

    “唔……”

    正在穆春风想要开口的时候,躺在地上一直都没有动静的游长老,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紧接着,喵喵身体一动,将脚从他的脸上移开。

    “唔!”

    游长老起身,又是一声闷哼发出,尽管他强忍着没有吐血,可血液仍旧是从他鼓起的嘴角溢出。

    “滚出去!”

    喵喵冷冷一声,游长老不敢多话,立刻走出堂屋,如同受审一般,站在了黄天螺派的人群中。

    喵喵的眼神扫过残垣断壁,扫过院中众人的脸,最终一声冷笑。

    “好了喵喵,咱们是红天螺派的客人,这里发生的事情,穆掌门会处理的。”古争道。

    “是。”

    喵喵应声,转身坐到了古争身旁。

    “我眼中所看到的,只有胡长老带人打入红我天螺派,试图对我红天螺派的贵客不利!下午发生在山顶上的事情,我也都已经知晓,我没觉得古掌门有做错什么的地方。至于说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虽然喵喵姑娘将游长老踩在了脚下,但游长老对此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呢?事情的起因又是为何?”

    穆春风尽管有心想要偏袒古争,可他们红天螺派跟黄天螺派之间,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事情问都不问便做出决定,这不是一个掌门该做的事情。

    “事情是因我的不敬而起,我没有什么要说的,至于同门的冲动,穆掌门看应该怎么赔偿呢?”

    游长老的话,让院中的所有人震惊,他们都没有想到,游长老会这么的好说话,竟然连主动赔偿都说出来了。

    “师傅!”

    鲁昌明唤了声,眼中满满的都是疑问,他真的不相信,这话会从游山河的口中说出。

    游山河没有说话,只是给了鲁昌明一个眼神,鲁昌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好,既然游长老如此深明大义,这件事情也就好说,损坏红天螺派的东西,该怎么赔你们就怎么赔,至于闯进古掌门的住处,对古掌门这边造成的影响,我希望你们拿出三十件五品资源当做赔礼。另外,你们必须向红天螺派和古掌门道歉!”

    穆春风声音一顿,目光有些恳求的望向古争:“古掌门,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呢?”

    穆春风没有说另外的两个门派,毕竟另外两个门派一路上都没有动手,他们之所以会跟着过来的原因,穆春风也能够猜到一些。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说黄天螺派的事情就可以了,另外两个门派,权当他们只是同行劝阻好了。

    “三十件五品资源可不多!不过既然是穆掌门开口,我这边也没有什么损伤,这件事情可以就这么算了。”古争道。

    “游长老和鲁掌门,你们的意见呢?”穆春风问道。

    “我们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这次来血潮岛并没有带太多的资源在身上,唯一的那些还要用来赎回天螺海星,三十件五品资源,暂时还拿不出来。”游山河道。

    并不是所有门派都有空间仙器,在没有空间仙器的情况下,出门也不可能带很多资源在身上,这一点游山河并没有说谎。

    “现在可以不给,不过既然答应了,那就应该按照约定来办事,这两天凑一凑,把欠下的资源送来吧!”喵喵突然开口道。

    “可以。”

    游山河答应的没有丁点犹豫,他在望着喵喵的时候,眼中仍有深深的惧意划过。

    “给他。”

    古争将天螺海星交给喵喵,喵喵又从游山河那里,带回了一袋价值相当于三十件特品资源的东西。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