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万丈深渊悲

    因您VIP订阅比例不足, 无法即时阅读本章,请等候替换,谢谢!  “皇姐姐?”

    “湫宝乖。”

    以后终究会懂的, 现在的你, 不需要知道太多。凤皇心道。

    ——

    龙窟。

    寒风呼啸, 冰晶四列。

    今日,大乘九子都接到了急返龙窟议事的命令, 没有一人敢耽误, 接到信息的第一时间便往龙窟赶。这么多年,从来没试过龙九子一同回程的场面,所以一路上可谓是声势浩大,惊得三界生灵都疑惑地看着龙窟方向,盘算着到底发生何事。不过,其他生灵都只是普通之辈,茶余饭后把零碎小事聊聊天尚可, 而天下苍生这种事,还是让他们龙族自己操心吧。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儿拜见父亲!”

    龙族族长、如今大上之神大乘,在龙窟重地背手等候良久。他一直背对正门站着,直到身后响起那些熟悉的声音,方睁开了眼, 回身看他们。九个儿子, 今日都赶了回来, 没有任何的反抗和不满。这一点, 大乘很欣慰。

    龙九子老大囚牛,见大乘一直沉默不语,有些奇怪。

    “父亲,今日急忙召儿子们来,不知是因为何事?”囚牛蹙眉,“平日从未试过这般仗势,可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龙九子早在一千多年前便分散三界各地镇守,各自有着重要的使命,无特殊情况不会离职。今日大乘一道命令把龙九子召回,不知是否应着他人的猜想,是要选上神的接班人?

    除此之外,真的想不出任何缘由。

    “让你们回来,的确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猜中半分?”大乘故装神秘,一双锐利的眸子扫过堂下的九个儿子,头一个便点了龙七子狴犴。“狴犴我儿,你可有什么看法?”

    龙七子狴犴,又名宪章,形似虎。好讼而有威力,凡间里狱门上部那虎头形的装饰便是他。这狴犴不仅急公好义,仗义执言,而且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断,深得大乘欢心。可以说,这九个儿子里大乘最疼的便是七子,就冲他的天生正气,事无大小都会先点狴犴来说话。

    “儿子不知父亲的意思。”但是正直是一方面,太过正直也是狴犴的一个缺点。大乘因他的耿直而发笑,摇了摇头;而狴犴还是没有在意,只拱手向大乘,一本正经地回话:“不管怎样,都会谨遵父亲的命令,只要父亲有事需要到儿子,儿子必定极尽全力做好。”

    “好,好…”大乘点头,复又看向一子。“你又如何?”

    负屃一怔,开口啊了一声。

    龙八子负屃,是九子当中样貌最为像龙的。只是这儿子虽然和父亲大乘的模样相近,但偏偏喜爱文学,从来不喜欢谈杀戮或是议论争权夺势的东西。大乘曾有一段时间为此费尽心思,但是负屃天性如此,大乘也改变不了太多。“啊什么,我问你话呢,你觉得我因何事喊你们回来?”

    成天迟迟钝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机灵一些。

    “父亲叫我们回来,必定是有重要事情的…”负屃声音较轻,字里行里也掺杂着一些文人气息,文绉绉地回道:“若不是为了调动九子之职,便是族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子愚钝,还望父亲将事情说个明白,否则…只怕儿子用数年时间都猜不着父亲的心思…”

    大乘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直捂眼睛。

    “蠢物…”

    “父亲…”九个儿子不知所措。

    大乘怒得直拂衣袖,恨不得把自己心头上的那团火都点在他们身上:“你们九个是如何当哥哥的,就算在外镇守有任务在身,也至于无视我派出去执行寻觅号令的诸多部下吗?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你们这群人唯一的那个妹妹大湫,早已不在龙窟!妹妹都失踪了,你们又是怎么当的哥哥!”

    九子皆惊。

    实际上,大乘对于大湫的期望是最高的。

    虽然大湫是个女儿,可是纵观她的血脉和能力,绝不输给任何一个龙子。大乘对于血脉看得尤为重要,他认为,龙族之长若不似龙样,成何体统?堂堂大上之神,谁不知道是龙族之后?可不如人愿,大乘的九个儿子血脉各有不同,唯有那最像龙的老八却扶不上墙,除此,再无优者。

    大湫的降生,给大乘带来了新的希望。

    这唯一的一个龙女,虽然年纪尚幼,却是百分之一百的真龙元神降生。想当年大湫出生的时候大乘还故作镇定,就怕底下那群儿子猜出他重视龙女的心……越想越激动,光是想起龙女的血脉和聪慧,大乘就激动得发抖。“大湫偶然间离开了龙窟,我派人寻觅多时,都没有消息。这一次喊你们回来,便是想让你们多留意留意。”

    话说得轻松,似乎刚才那勃然大怒的人只是幻觉。

    龙长子囚牛第一个点头答应,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定会找回小妹;其他人也跟着囚牛应话,嘴上说得是一个比一个好。唯有老二睚眦在低头的时候眯缝了一下眼睛,给身旁的老三嘲风对了个眼色,似有不一样的意思。

    大乘气消了不少。

    但如果找不回大湫…

    大乘真的不敢想象,没了大湫,龙族还会有什么未来。

    ——

    而大乘心心念念的龙女,此时此刻,正在梧地梧桐树下,窝着麒璘的温暖怀抱熟睡。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晚上和以往有点不一样。

    (当事人凤皇表示有话要说)

    “你真是疯了。”凤皇低声地骂。

    “疯也是为了你,有何不可呢。”卧在她对面的,是麒璘。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麒麟爬树?

    嗯。

    那有没有看过牛爬树?

    (麒璘:喂)

    的确是这样,因为凤皇晚上睡觉是卧在梧桐树【上】睡的,那麒璘为了粘着凤皇,自告奋勇地说自己也要爬树上去睡觉,带着大湫一起!(大湫表示很兴奋)凤皇真是想拦都拦不住,一边在树干上望着那一大一小艰难爬树,一边心疼年迈的古树从今天开始需要承担三只生灵的重量。

    而且是三只神兽。

    “好了,不要再骂我了,难得湫宝大晚上的竟然睡着,你不应该让她睡好一些吗?”麒璘很是耍赖地调侃。古树有数千年的树龄,树干自然也是极粗的。就在古树主树干的中心、枝桠分叉之前汇聚的那一个地方成为一个略微下凹的腹地,至于面积有多少……麒璘能在上面翻跟头的程度吧。

    “……无赖。”凤皇现在真是想咬人又不想自己牙疼。

    不过说来的确奇怪。

    大湫一直都像麒璘,是一种昼伏夜出的动物,怎么今天转了个性子,大晚上的都能安然入睡?而且看她熟睡的模样,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凤皇伸手去摸了摸大湫的脸颊,转而朝自己跟前的麒璘瞪了一眼:“你是不是对湫宝动了什么手脚?不然怎么会睡得那么熟?!”

    心狠手辣的女人,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好像我做了什么事一样。”

    “很明显吗。”

    “很明显啊!”麒璘一边护着怀里的小家伙,一边伸腿踹她,整个过程还不忘噤声,就怕自己吵醒了大湫。“你才无赖呢,湫宝睡觉还怪我,就知道怪我,你无赖,你无耻,你有病,你才是罪魁祸首……”

    凤皇乐得厉害,一边顾着闪躲麒璘的攻击,一边忍不住憋笑。

    “躲什么躲,给我回来,让我踹几脚。”

    “才不要呢,我又不像你那么傻,才不做这样的傻事。”

    笑靥如花,凤皇的模样在月光的照射下变幻成几道柔和的线条,之前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消失殆尽了,剩下的,便是她最柔弱、最真实的自己。麒璘望着她的神态出了神,缓了好久才抱着大湫向她挪近,然后抿嘴将她拉向自己。

    “麒璘…”

    “我没想着干嘛。”

    麒璘笑了,用自己的下巴抵着凤皇的额头,将她圈在怀里:“我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一直都没有给我一个答复。凤皇,今天再考虑一遍,可以吗?我想问你,我们以后,以相爱的名义在一起,你答应吗?”

    凤皇轻叹了一口气。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麒璘的胸口,以耳朵贴近了她心脏的部位,听着那一声声的心跳。

    “嗯?”麒璘又问。

    “不用跳得那么快,我答应你,便是……”

    张望四周,只见他们三人已经走到河边,而因为河边杂草旺盛足半人高,所以可以很好地把他们的身影隐蔽起来。嘲风小心翼翼地跟到睚眦身后,看到他们两个正看着某一处出神,注意力意外地集中。“二哥…你们在看什么呢……”河中央是两头成年雄性黑熊,嘲风感应得到他们身上的灵力,只是太过微弱了,他们虽能口吐人言,但变幻人形的资格都未到。嘲风觉得奇怪,二哥跟这龟孙子干嘛偷看别人洗澡?而且是偷看两头雄性黑熊洗澡??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