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不想起好烦

    盗文滚粗

    这下娑罗也有点慌了, 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她环顾四周,再确定没有人的时候, 她一把抱紧孩子, 朝着进来时的地方出去。

    孩子的声音很响亮, 让娑罗听了心里很不舒坦。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说不上厌烦, 带一点点担忧和心疼, 娑罗的心就像被揪住了一样。

    她知道怀中的是一个无比脆弱的小生命,再强大勇者一开始都是要经历如此脆弱的阶段的。她感受到了生命带来的震撼,那哭声犹如与她灵魂产生了共鸣一般。

    娑罗竟下意识双手扶好怀中的孩子,有模有样地哼起不知名的童谣,为的就是让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停下来。这种场景她第一次经历,本来她对孩子没多大概念,但她相信至此以后她估计会喜欢上孩子。

    哭声停止了, 小婴儿眨巴着眼看着娑罗。

    娑罗停下脚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怀中的孩子。她不知道如何描述此刻的心理,她只觉得自己很喜欢这个孩子,一种类似于母亲的感觉正在滋生。

    她的母亲小时候也是这样抱着她、哄着她的吗?

    娑罗望着孩子的眸子越发温柔起来,也许她将来也会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她抱着他, 哼着小曲……

    思绪一飘远, 娑罗懊恼自己想太多。接着她抱紧孩子出了大宅子, 一出去, 就听到了打斗的声音。看样子神威已经取代了柊,此刻正和日羽缠斗着。战况很是紧张,一方面以肉搏战为主的神威对上忍者、还是使用幻术的忍者,显得很吃亏。

    不过那也只不过是表象罢了,神威和绝大多数的夜兔一样,拥有着令人生畏的本能。这种本能驱使着夜兔越战越勇,而神威一向是个很能从战斗中学习的天才。

    看着正在操控着巨型的怪物和神威战斗的日羽,娑罗明白这场战斗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上一次大家之所以会那么狼狈,完全是因为他们所处的地方是日羽所创建的幻术世界,对他们绝对不利。

    这一次的差距很容易就显露出来了,娑罗抱着孩子,望着日羽一副苦撑的样子。估计她也是没想到神威是如此“骁勇善战”吧。

    “呜哇——”孩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忽然大哭起来。娑罗被这么一哭弄得不知所措,她想找个安全的地方隔离战场,保证孩子的安全。

    然而,日羽听到了声音后,瞳孔猛地一缩。

    “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日羽声音变得尖锐起来,她不再搭理和神威的战斗,控制巨兽径直朝娑罗的方向冲过去。

    娑罗听到她的嘶吼声后先是一愣,随即抱住孩子开始躲避日羽。而神威抓住敌人分神的空档一脚扫过去,扫倒了巨兽。

    娑罗就这么站在倒下的巨兽面前,巨兽庞大的身体与地面发生碰撞发出巨大的响声,卷起的巨风和灰尘霎时间将周围的人笼住了。

    娑罗把孩子的口鼻掩好,不让他吸入污浊的空气。娑罗看着浓烟中朝自己走来的身影,虽然看的不真切但也分辨得出那是孩子的母亲——日羽。

    娑罗做了个决定,她要把孩子当做筹码。

    虽然她自己也不屑这种做法,但无疑的是,对卑鄙的人要做卑鄙的事。

    日羽的勾当绝不光彩,娑罗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对这种人以礼相待。

    “站住。”娑罗轻喝,“你该知道你的处境的。”

    身影忽然顿住,娑罗皱眉。因为她留意到神威急促的步伐,如果不阻止的话恐怕会很麻烦。

    “舅子,等等!”娑罗知道神威又会生气,但她也没办法,她也有要事在身。

    很快,风定尘埃落定,一切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巨兽也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只有站定着的人和周围种满的竹子林被风吹动发出的沙沙声。

    “抱歉,在下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娑罗定眼看向日羽,后者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我们做个交易,我可以把孩子还给你,前提是你必须把‘维伦内斯’给我。”娑罗留意到了日羽手中的发着刺目光芒的碎片。

    她的目的只有维伦内斯,其他的事她管不了。

    接着,日羽很爽快地把东西丢过来,娑罗接住后后退几步,再把孩子放在地上。

    然后她再来到了神威身边,“抱歉,舅子。”

    神威斜睨了眼娑罗,一副不尽兴的样子,诡谲地朝娑罗笑道:“一次两次的,我可没有你那种好脾气。说吧,我要的补偿呢?”

    娑罗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维伦内斯递给神威看:“您来保管吧。”

    然而神威一把拍掉娑罗的手,沙哑着声音:“我对那种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怎么办呢,我的饥渴要怎么办呢?”

    看神威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娑罗知道事情麻烦了。她看着神威无奈地说道:“条件你开吧,只要我能办的到。”

    她既然已经把孩子还回去了,那么她就不能让神威杀了日羽,毕竟孩子在那里并不安全。

    “孩子!孩子还给我!”后面突然传来日羽的声音,娑罗偏过头去就看到了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用苦无抵着孩子的柊。

    柊浑身狼狈,但经过治疗明显已经恢复了一些,她在日羽因孩子分神之际,夺走了孩子,也因此得到了筹码。

    “孩子是无辜的,不要伤害他!”日羽几近歇斯底里地呼喊并没有让柊的仇恨放下多少,反而激起了柊报复的心理。

    “无辜的?”柊冷笑几声,“那些被你杀死的我的族人都是罪有应得的?”

    “……”日羽沉默了,但双眼仍死死地盯着柊手中的苦无,生怕柊一个不留神孩子就受到伤害。

    柊发觉了这个孩子对于日羽似乎有些不一样的意义,她反问:“孩子是谁的?”她心底里有个疑问,光是想到这种可能性,她就觉得害怕。

    不过日羽显然不愿意说,柊手里的苦无又近了几分。柊威胁道:“刀剑无眼,伤了他你也得不偿失。”

    “他是凪的儿子。”日羽眼底的焦虑一览无遗,柊只觉得五雷轰顶般,她呆楞在原地,一动不动。

    但日羽的表现不像是假的,柊难免放松了警惕。见她如此心疼自己的兄长的儿子,心底多了一丝复杂的感觉,说不上来。

    见状,日羽想趁机偷袭。

    娑罗一个健步抬脚踢飞日羽射来的苦无,“得罪了。”虽然她爱孩子的出发点没错,但立场上娑罗不能容忍她偷袭柊。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