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大破武胜军(上)

    反之,祥符**队经过这两天在此地抛石机长期的抛射,对抛石机射角、力度、火绳的长度等诸元也掌握得越来越清楚,最近这两次叛军一跃出山顶线。就会在南坡遭到抛石机连精确有力的轰击。吐蕃军队地士气似乎一次比一次更低落,到今日中午的那次进攻时,青龙军团仅仅用抛石机发射的火药包,再配合居高临下发射的巨型弩.枪,就完成了驱逐动作,吐蕃军队只走过了三个山头就不得不撤退,他们甚至还没能沿着道路冲下最后一个南坡以进行战术展开。

    祥符**队抛石机发射火药包轰鸣的时候,杨延庆一直拿着望远镜观察敌军的动向,对面那支明显担心损失过多而畏缩不前的吐蕃部族军队,如今连手中的旗帜都举得有气无力的。青龙军团每次轰击都能引起剧烈的骚动。杨延庆眼睁睁地看着几个敌军头目模样地人在斩杀后退者,但仍无济于事,面对火药包轰炸这种根本没有丝毫防护办法的攻击,吐蕃人心中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

    “兰州城的郢成蔺逋叱已经得到消息,这些人就是郢成蔺逋叱派来的,只是郢成蔺逋叱显然错估了我们的实力和兵力人数,派来的都是战力相对较弱的部族军。”杨延庆放下了望远镜,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声。

    “他们为什么每次都是几千人几千人地上来呢?”提问的人是工兵营长马立军,他们这几天也并非没事可做,他们在大峰口山坡后面吐蕃人视野难以看见的地方按照战场防御工事条例挖掘了不少沟壑。此时是他们工兵营休息时间,不少工兵营军官便站在山脊上向北张望,他们这种行为已经涉嫌违反了祥符**事条列————他们这些非战斗部队的官兵一般是不允许在这种时机下上战场的,但现在青龙军团上下都觉得这已经不是战斗了,而是吐蕃人一次次的上来送死。所以也没有人再遵守这个条例,纷纷涌上来看热闹。杨延庆也睁只眼闭只眼,就当没有看见。

    “这就是为什么前天副军团长一定要带人拼了命的占据此处山坡的原因,这道路太窄,吐蕃狗一次只能出动这些人,并且不好躲闪。人数再多不但没有用,反而不好撤退不说,还容易被我们的火药包轰炸或者被巨型弩.枪穿了糖葫芦。”杨延庆看着对面的几座山峰。蜿蜒地官道在上面几起几落,虽然吐蕃军队在北坡的时候能够安全地避开青龙军团的抛石机发射的火药包,但这种起伏的地形也拉长了他们的移动距离,每次吐蕃军队走到南坡的时候都会受到祥符**队的轰击。而吐蕃军队的移动主要还是在这些可见地道路上,因为他们不可能披坚持锐的脱离道路攀爬悬崖前进,更难以长距离地在树林里高速移动。

    步兵二旅旅长陆风云笑道:“看来只要补充足够的火药包和弩.枪就够了。”

    “不可大意。”杨延庆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显然是吐蕃部族军队里面的战力最弱之辈,等郢成蔺逋叱反应过来之后,定然会派遣精锐过来,那时………”杨延庆说着又举起望远镜向北方看去,咧着嘴沉声说道:“那时就会有一场真正的战斗。”

    ………

    ………

    武胜军东北方向三十里一处隐蔽山谷之中,张大为带领的青龙军团两个骑兵旅的临时休息处。

    “启禀军团长,特种大队传来消息,安多部除武胜军寨本部族之外,其他五个分部落特种大队的人手都已经布置妥当,只要我们这边一动手,他们立刻也会动手,保证安多瞎搞不会有任何援兵。”一名情报参谋来到张大为面前敬礼说道。

    张大为脸显喜色,说道:“很好,安全部最新情报是什么?”

    情报参谋说道:“回禀军团长,安全部说他们在武胜军寨中吐蕃人抓捕来的一万兰州百姓中安插了一些好手,只要我们动手,他们也会从内部生乱子。”

    张大为点了点头,说道:“传令,全军集结,准备出击。”

    张大为的命令被传令兵以旗语传下之后,一群群的士兵手执武器牵上自己的战马,跨马而上,一盏茶时分,一个个方阵便整齐地排列在张大为的面前。

    张大为目光扫过全军,大声说道:“兄弟们,武胜军是吐蕃人粮草、军资、辎重库存地,副军团长成功将安多部两千押送粮草军队挡在了大峰口以北,特种大队又会缠住安多部在各个分部驻点的三千人,如今武胜军内只有吐蕃安多部五千驻军和我们万名被掳来的百姓,我们立即出击,突袭武胜军,将吐蕃狗杂种屯集的物资一把火全烧成灰,让兰州城的吐蕃狗哭去吧!哈哈哈!全军出击!”手里大刀一挥,前锋营率先拨马便行。

    ………

    ………

    武胜军。

    站在低矮的城寨墙上,安多瞎高忽然莫名的感到有些不安,想了一下,叫来一个名叫安多*的心腹属下问道:“那些从兰州掳来的奴隶还平静吧?”

    “这些奴隶恭顺得很。”安多*得意地道:“族长放心,属下调派了五百人专门看守奴隶营,属下有过交待,若是那些**敢有什么异动,儿郎们手中的刀箭可不是摆设。”

    安多瞎高满意地点点头,但还是感到有些不放心,想了一下说道:“吩咐下去,向四周派出十组斥候,还有武胜军的防卫还要加强,巡逻队加倍,做好发生意外的准备。”安多瞎高一边说,一边在亲卫簇拥之下下了城墙。

    “是,族长!”安多*恭敬地鞠躬道。

    此时,看似平静的武胜军奴隶营却是暗滚涌动,几个汉子正偷偷摸摸地摸到一个个的奴隶营地。

    “贾大哥,你怎么来我们这里了?小心被抓住,那可是要砍头的,最轻也要被抽二十鞭子。”一个年轻的奴隶看到贾体剑竟然摸到自己这一队奴隶中来,顿时大吃了一惊。

    贾体剑来武胜军并不久,他本身是安全部的一名金牌探子,前一段时间借武胜军大举向兰州城下运送器械粮草,找了一个机会,在途中混了进来,居然没有被发现,这也是被抓捕到这里的兰州百姓一向平静恭顺,让这里的吐蕃看守者丧失了一定警惕,看守比较松懈,连最基本的清点名册都没有做,贾体剑等人来到武胜军奴隶营后,便开始偷偷地四下联络,很是聚拢了一批人。

    “刘老弟,知道吗?陛下派大军大败吐蕃狗,大军很快就要来救我们了。”贾体剑兴奋地道。

    “真得吗?”刘成树脸上也露出惊喜的表情,“贾大哥,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刘成树本是兰州人,家里小有田地,比一般人的家境要好得多,也读得起书,本来准备要在明年考祥符学院的,但没有想到吐蕃大军一场入侵,将他掳了来,家里的人杀了一个一干二净,对吐蕃人的仇恨那是到了骨子里。这近一个月的奴隶生活让这个白面书生已是大为改变,蓬头垢面,神色之中满是风霜。

    贾体剑小心地看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道:“不瞒兄弟你说,我是自愿混进来的。”

    刘成树吃了一惊,还有人自愿到这里到奴隶,但贾体剑接下来的话让他便释然了。

    “我是朝廷安全部的人,是前些天混进来的,我已接到消息,就在这一两天,我们的大军便会来攻打武胜军。”贾体剑紧紧地盯着刘成树眼睛,如果刘成树的神色稍有不对,自己便暴起发难,将他干掉。

    刘成树脸上的惊讶只持续了一瞬,便露出欣喜若狂之色,左右看了两眼,压低声音说道:“贾大哥,你真是安全部的人?”

    贾体剑嘿嘿一笑,说道:“没错,我是安全部的人,怎么样,敢不敢跟我干?”

    “干什么?”谢科道。

    “等大军进攻武胜军的时候,我们从里边闹将起来,接应大军攻打武胜军。”贾体剑道。

    “干,为什么不干?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这些天杀的吐蕃狗,杀了我全家,我与他们誓不共立于青天之下。”刘成树咬牙切齿地道。

    “好,可是兄弟要想好了,这可是要玩命的,弄不好就会死。”

    “死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这样活着跟死有什么两样?”刘成树握紧拳头,恨恨地道:“只要能杀死这些吐蕃狗,我什么都愿意干。”

    贾体剑满意地笑道:“好,刘兄弟,你去联络一些人,要绝对可靠的,到时听信号,看到我那边乱起来,你这边便同时发动。”

    刘成树用力地点点头。

    贾体剑拍拍他的肩,转身又偷偷地摸向下一个目标所在。奴隶营一万多人,五百多个士兵根本无法看护,只能站在高高的哨楼上警戒,这对于身为金牌资深谍者贾体剑等人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