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小白菜和猪

    林煌原本想的是只要找到张萌萌的真实容貌或者真实姓名,就能查到她的真实身份,知道她到底率属于哪个组织,就能大概猜到她接近胖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却被杨凌告知,张萌萌的身份虽然是假的,但她的容貌却是真的。她压根就是个黑户,而且还是上个月刚刚注册的假身份,在此之前,这个人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想要从张萌萌的身份上着手,这条路显然已经是行不通了,因为她压根就没有身份。

    没有身份,自然没有办法知道她到底来自于哪个组织,有什么目的。

    关掉了通讯页面,林煌取出了那根细如发丝的黑针,“只能明天抽时间再走一趟黑市,看看能不能从这根黑针上找到一些线索了。”

    ……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林煌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地点与胖子和张萌萌碰面了。

    “你妹妹今天怎么没来?”胖子见林煌独身前来,有些诧异地问道。

    “今天要逛的景点是三生山,她以前去过,而且又不太愿意爬山,就不来了。”林煌笑着解释道。

    “要爬山啊……”胖子听到爬山这两个字,面色就有些发苦。

    “三生山是一处著名景点,山顶有一座小亭子,名为缘定亭。你应该也听过缘定三生的故事吧?据说就是来自于这座山和这个亭子。”林煌笑着看向了胖子。

    “那个近古纪元流传下来,关于轮回的神话故事?”胖子却提出了质疑,“可是近古纪元的时候,第七区的这片地方到底有没有人居住都还是个问题,那个神话故事怎么可能来自于这里?”

    “没人告诉你吗?第七区的白京城是在近古纪元遗址上重建起来的。那个缘定亭,三百多年前联盟政府刚刚开发第七区的时候,就被人发现了。后来才确定了,那个亭子就是神话故事里说的那个。”林煌解释道。

    “那个缘定三生的故事,能讲给我听吗?”张萌萌突然扭头冲着胖子道。

    “那个故事啊……”胖子没想到张萌萌突然提出来这个要求,“其实讲的就是一个医师上山采药的时候在缘定亭那个地方,从一只凶禽嘴里救下一条蛇。后来很多年过去,医师死了,轮回转世成了一名富商。一日路过缘定亭的时候,被土匪打劫,却被前世救过的那条大蛇救了。后来又过了很多年,富商死了,再次转世轮回,成了一名书生,而那条大蛇也修炼成了人形,两人再次在缘定亭相遇,结为夫妻……”

    “近古纪元的时候,有很多人相信一种名为生命轮回的理论。他们觉得,人死后不会无故消失,灵魂会去到一个名为阴曹地府的地方。在那里,人的灵魂会历经洗涤,过往的记忆会被全部归零,然后以没有记忆的初始状态重新转世。”林煌补充解释道,他能看出来,张萌萌并没有听过这个故事。

    “生命轮回吗……”张萌萌嘴中低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抬头笑着看向了胖子,“这个故事我很喜欢,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个亭子吧。”

    张萌萌说话的时候,林煌一直在暗中观察她。她的状态似乎比昨天好了很多,和胖子的互动也开始多起来。林煌不太确定,她是不是怕露出马脚,故意装出来的。就连她看向胖子的眼神,也的确有点像陷入恋爱的少女。

    “好,听你的,那我们去爬三生山!”胖子对张萌萌的请求完全无法拒绝。

    三生山所在那片连云山脉位于静月湖的西北方向,距离静月湖畔大概五公里左右,整片山脉往西面连绵了二百多公里,在白京城内也是一片旅游的好去处。

    夏天不少人本地人喜欢往连云山脉里跑,就是因为这片山脉树木成荫,是避暑的好去处。

    三生山,只是连云山脉中的一个景点,沿途爬上去,其实一路还有很多美景。

    而且这个世界的人,体质普遍比地球上的人强大很多,爬个几千米的高山,也不会像地球上那样费劲。

    胖子不愿意爬山,是因为懒,以他如今青铜境三阶的战力,爬个山对他来说其实不算费劲的事情。

    上三生山总共有四条路线,有两条是通过阶梯上去,还有两条需要徒手攀岩,考虑到胖子的状况,林煌选了阶梯攀登。

    三人上山之后,张萌萌显得兴致很高,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上到山顶,看看传说中的那个亭子。

    “萌萌,要不然你先上去吧,你在上面等我们,我陪胖子慢慢走上去。”林煌笑着提议道。

    “对啊,萌萌。你想看那个亭子的话,你就先上去吧,我们待会跟上来。”胖子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他实在有些跟不上张萌萌的爬山节奏了。

    “那好吧……”张萌萌看了一眼林煌,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

    “胖子,昨天晚饭过后,你跟萌萌怎么安排的?一直宅在酒店了?”林煌见张萌萌走远了,这才开口冲着胖子问道。

    “吃过晚饭,我俩没回酒店,直接就逛商场去了。一直逛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酒店睡觉。”胖子笑道,“我买了挺多零食,然后给萌萌买了几件衣服。”

    “你俩昨晚一直在一起?”林煌顿时更加诧异了。

    “对啊,从七点半一直到十一点多,一直在一起的。”胖子点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就想八卦一下你俩进展到哪一步了。”林煌笑了笑。

    “这个啊……保密!”胖子卖了个关子。

    两人一路爬着山,林煌一路上又旁敲侧击地问了几个问题,最后终于确定了张萌萌昨晚一直都跟胖子黏在一起,甚至连厕所都没去过一次。

    “所以,昨晚袭击我的不是张萌萌!”林煌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

    两人花了三个多小时爬到山顶的时候,张萌萌早就在山顶的红亭里等着了。

    亭子里坐了不少人,张萌萌在人群里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吸引了不少男女的目光。

    “航一!”看到胖子终于爬上来,张萌萌连忙一路小跑迎了上来。

    周围不少人都以为张萌萌是林煌的女朋友,心中暗叹郎才女貌,但下一秒就看到张萌萌取出手绢为胖子擦汗,画风就陡然变了。

    “为啥长得那么好的水灵灵的小白菜,总是让猪给拱了呢?”旁边一位长得还算俊朗的大叔眼泪都快出来了,显然想起了年轻时候的一段心酸史。

    “航一,那边有个算命先生,刚才给好几对情侣看了姻缘,都说得很准呢,我们也让他算算。”张萌萌拉着胖子朝着前方走去。

    林煌略感诧异,如果是演的,张萌萌的演技也太好了,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作假的感觉。不过,他也立马跟了上去。

    张萌萌所说的那位算命先生,正坐在亭子的东面角落,身材干瘦,穿着一身长袍,胸前写着因缘二字。看上去年龄六十岁出头的模样,须发花白。比较特别的是他的那双眼睛,没有瞳孔和虹膜,通体呈晶莹剔透的白色。

    张萌萌拉着胖子走到了老者跟前,“先生,给我俩算一算姻缘吧。”

    老者抬头看了一眼两人,愣了一下,又抓起两人各自一只手查看起了手掌。

    片刻过后,他眉头微皱着开口了,“两位的命理很奇怪……”

    沉吟了片刻,他抬头看向了张萌萌,“你没有过去。”

    说完他又扭头看向了胖子,“而你没有未来。”

    “你们两人的缘分,在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但也在同时就已经结束。很奇怪,按理说你俩现在天各一方,从此不会遇见。但是命运却偏偏以奇怪的方式纠缠在了一起,这种纠缠的终点,似乎是一片虚无……”

    老者话还没说完,张萌萌的眼泪就仿佛断了线串珠,沿着面颊止不住地流淌下来。

    “萌萌你怎么了?你不要听这种人胡说八道……”胖子想要拉着张萌萌离开,但张萌萌却站在原地不肯走。

    “先生,可有什么解救之法?”张萌萌一边抽泣,一边冲着老者问道。

    “抱歉,覆水难收。”老者无奈摇头,然后站起身来,朝着山下走去。

    “先生,算命钱。”张萌萌想要追上去给钱,却被胖子拉住。

    “不用了……”老者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缓步从三人的视线中消失……

    “这老头就是挑拨离间,见不得人好!”胖子怒骂道,“要不是看他只是普通老人家,我刚刚就出手揍他了!”

    “行了,别生气了。”林煌拍了拍胖子,然后又冲着张萌萌安慰道,“萌萌,你也别把刚才的话放在心上了,那人或许只是随口说说的,别太当真了。”

    张萌萌虽然点头,但还是没止住抽泣的势头。

    看到张萌萌将脑袋埋在胖子怀里,林煌也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