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帮你拿主意

    此刻的胡丽静对这个牛家大公子彻底失望了,没等咋地人快不行了,还能指望他什么呢?今天绝对是走错了一步棋呀,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他在自己的地里那么肆无忌惮地播种啊,这若是真的怀了,还没等得到确认呢,他自己嗝屁潮凉一命归西了,回头谁会承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们牛家的后人呢?

    现在这个老东西死活还不知道呢,趁这工夫赶紧去弄几片儿避孕药来吃了还可以避免那样的悲剧发生……所以,胡丽静居然没参与对牛得才的抢救,而是悄然溜走,去药店买可以避免她想象的悲剧去了……

    在黄幼祥和高源源使出浑身解数,差不多什么招法都派用场了的抢救之后,牛得才总算又活过来了……

    立即送到了特别病房进行进一步的观察治疗……

    “这里我盯着,你回去休息吧……”黄幼祥有点心疼这个年轻的小高护士了。

    “也好,我回去歇一会儿,然后过来替您回去休息……”高源源其实是想赶紧回到护士值班室好好刷刷牙,漱漱口,因为牛得才的口气太令人作呕了……但她没说出这个理由,只是说稍微歇息一下,然后过来值班,让黄副院长回去休息……

    可是高源源回到了护士值班室,一眼看见胡丽静躺在值班床,正要悄悄地退出,不想跟她打照面的时候,却听见胡丽静说:“给我倒杯水来……”

    “凭什么让我伺候你呀!”高源源满心对胡丽静的不满意,加刚刚抢救完被她给搞死的牛得才,累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难受,哪里会听她的吩咐呢!

    “什么都不凭,凭我替你躲过了一劫,没被那个老东西糟蹋呗……”胡丽静的确看去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但说出的理由居然是这样的葩。

    “笑话,没这样之前,你哪里舍得把这样的好事儿让给我呢?真是老天爷开眼,让我躲过了这一劫,不过不是你替我躲过的,是老天爷开眼,让我排在了你之后,所以,我根本不用领你情!”高源源听了,居然一下子哑然失笑了——你替我躲过了一劫,那是你不肯让位自己找的,我才不会领你情呢!

    “高源源,咱们毕竟是多年的好同事好姐妹吧,我现在浑身难受,被那个老东西给糟蹋的好像残花败柳一样了,你咋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了呢?咋连倒杯水都不肯了呢?”胡丽静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看来刚才在采精室里没少尖叫才把嗓子累成这样的吧!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能从黄副院长的办公室回到护士值班室,难道你连自己倒杯水的劲儿都没有了?别再像从前那样指使我帮你干这干那了,之前我一直蒙在鼓里,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今天彻底看清了你的真面目,所以,从这一刻起,咱们正式分道扬镳,井水不犯河水,谁跟谁都不再有什么关系瓜葛和来往了……再见!”高源源越来越觉得这个胡丽静可憎可恶,所以,毫不客气,这样说完,要离开护士值班室!

    “等等……”胡丽静用尽了全力这样喊道,看见高源源站住了,才又说:“我现在没有任何朋友亲人在身边,可是有个重要的决定我不知道该如何拿主意,你好歹跟我同事一场,也多年都是姐妹相称,你帮我那个主意,我到底该不该这样做……”

    “你让我帮你拿主意?开什么玩笑?”高源源一听,胡丽静这样竭力挽留她,居然是想让她帮她拿主意——俩人因为一个牛家的大公子都打成那样了,现在对方出状况了,你居然让我帮你拿主意,你脑子坏掉了,还是进水了?对,只有一种可能,是脑子里长虫子了!

    “真的,我真有件事儿很重要,但是自己没法拿这个主意了……”胡丽静则十分认真地再次这样强调说。

    “拿不拿主意我不敢承诺你,但你有啥事儿这么为难可以告诉我,假如我真觉得能帮你,我绝对不像你那么小人,肯定会给出我的建议的……”听胡丽静这样说,高源源忽然有了某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在作祟——何不趁机听听她到底遇到了啥难题,需要自己帮她出什么主意,或许,趁机出个能让她生不如死的坏主意,她若是接纳了,那岂不是给自己报仇雪恨了吗!这样想着,才假装妥协了一步,留下来,听听她到底想让自己帮她那个什么主意……

    “那我告诉你吧,我已经买回了避孕药,我要不要吃下去呢?”胡丽静终于说出了自己究竟犹豫什么问题。

    “你是怕怀牛家大公子的孩子?”高源源直接意识到了这一点,也这样问道。

    “是啊,刚才足足往里边灌了三把至少……”胡丽静此刻这样说,早已不是在高源源面前展扬来气她,而是大肆渲染她的苦衷了……

    “你们也太疯了吧,我说人咋会突然死掉了呢,那么搞,年轻人也受不了吧!”高源源一听,居然搞了三把,难怪那个老东西嗝屁潮凉差点儿一命归西呢,哪有像你们这样为了爽快不要命的呢?

    “谁知道他到了那个封闭的空间里,会疯成那样啊,好像好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一样,来像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一样,我哪里有反抗的能力呀,只能任由他糟蹋了,结果,最后一把还没完事儿呢,他人不行了……”胡丽静将当时的情景简要说了出来……

    “别跟我说这些,我不感兴趣,你刚才的意思是,不想让自己怀牛家大少爷的孩子,所以,拿不定主意到底吃不吃避孕药?”高源源还是开始留下来的时候那种心理,想知道对方到底让自己帮她拿什么主意,一旦确定了,一定选个将来可能让她生不如死的主意告诉她,至于她自己选不选,也由她了……

    “对对对,我是拿不到这个主意,吃了吧,一定怀不了,不吃吧,也可能怀也可能怀不,可一旦若是怀了,我可咋办呢?”胡丽静说出了自己的两难选择到底是啥。

    “你可以到牛爷那里去邀功请赏,说是给牛家怀了后人呀!”高源源帮对方说出了怀孕的好处。

    “可是,看牛得才现在这个熊样,能活几天还不一定呢,我若是真的怀了他的孩子,回头他再不在人世了,那我可咋办呀,谁会承认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牛得才的呀!”胡丽静纠结的是这些。

    “那万一他要是活过来了呢?”高源源帮对方这样假设说。

    “他?我总觉得活不长了……”经历过真实一幕的胡丽静,真以为牛得才真的会累死在她身呢,当时吓成啥样,任何没经历过的人都无法体验当时的感觉呀!

    “既然这样,你还犹豫啥呢,趁没怀呢,赶紧吃了避孕药,也一点儿后顾之忧都没有了……”高源源直接这样出主意说。

    “可是,万一他被你们抢救过来,而且还能活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的话,那我岂不是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为牛家传宗接代的大好机会吗?”胡丽静又假设出这样的情况——好不容易跟牛家大公子搞了一把,地都种了,万一能给牛家生出个一男半女的,得到了牛家的承认,那这辈子啥都不用操心了,只管母以子贵,享清福好了……所以,胡丽静这边也不想直接放弃……

    “是啊,我刚才不是这样问过你吗?”高源源心里却在骂——咋了,你还想什么都要呀,人死了,你什么负担都不想有,人活了,你又想什么都要,你到底还有没有个谱在自己的心里呀!

    “可是,万一我怀了,他却嗝屁潮凉一命呜呼了呢?”胡丽静又把车轱辘话给说回来了。

    “对呀,这可要冒老大风险了……我看这个主意谁都没法帮你拿,全凭你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不要什么,想好了,孤注一掷那么做了,将来也不会后悔了……”高源源一听胡丽静是个彻底没主意的家伙了,也这样提醒她说。

    “全是废话,我若是能自己拿主意,干嘛还要这样死皮赖脸地求你帮我拿主意呀!”一听高源源这样说,胡丽静反倒急眼了。

    “你真的——想让我把你拿主意?”高源源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个主意,但要先确定,这个胡丽静是不是真的会听自己帮她拿主意,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了,我还是头一次发现,我有这么严重的选择恐惧症呢,到了两难选择的时候,居然如此痛快如此纠结如此不知所措甚至抓心挠肝——快点帮我那个主意吧,我真快闹心死了……”胡丽静自己陷入两难选择的境地,痛苦至极,所以,想将拿主意的责任都推给高源源,这样的话,将来也好有个人来埋怨甚至讹诈诬赖!

    “我帮你出的主意是……”高源源真的要帮胡丽静出主意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