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重逢

    随即,我用神识御使怒龙枪出来,爆发出全速,往华国的方向飞去。

    连金蚕蛊也在我体内欢呼嘶鸣,它感受到我的情绪,它也知道我回来了。

    我现在的速度绝对快得惊人,飞行时,耳边尽是轰轰的破空声。

    穿越整个北大西洋甚至仅仅只用了个多小时。这速度连我自己都觉得心惊胆颤。要知道,在仙界,以我的修为,别说是飞了,连跑都跑不了多快,也就像是地球的内劲修士那样。

    我从北大西洋横渡,看到陆地,没有丝毫停留。又飞过地中海,直直飞向华国。

    蒙烈和琯素相继醒来。

    他们两都因为这种“轻松感”而觉得相当神奇,随即也彻底接受这是在另外的世界的现实。这让得他们两个瞬间变成了好奇宝宝,就好像是我当初刚刚到仙界时那样,觉得仙界的天空都和地球不同。

    三个小时后,我带着他们两到了华国的上空。

    隔着云层,我能看到下面的大地。我看着那连绵的山脉,知道脚下就是华国。

    这个刹那。我心里的激动无以复加。

    若是当初我肯定十年后能再回来,或许不会如此,但实际上,在仙界的十年里我是忐忑度过的。我常常会想自己可能回不来了。眼下,我回来了,我觉得特别的惊喜。

    我对琯素和蒙烈说:“琯素、蒙烈,下面就是我的家乡了。”

    蒙烈说:“庄大哥,我在你们家乡,感觉自己能比元婴期金仙还厉害!”

    我忍不住笑,这小子现在还在为体验到飞行的感觉而兴奋不已。

    琯素则是轻轻依偎在我怀里,道:“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我点点头:“是的,我们这里不像是仙界那样有很多的修仙者,也没有仙界那么多的灵兽,没有那么多神奇的植物。不过,我们这里也有很多仙界没有的东西,我们这里的主文明是和仙界截然不同的文明。”

    可惜,琯素却是连文明是什么都不知道,疑惑的眨着大眼睛问我:“文明是什么?”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才好,索性道:“咱们先下去。等你在这里生活,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她点头,眼神里露出几丝期待来。蒙烈也同样是这样。

    他们在仙界都没有亲人了,无牵无挂。不像我,在仙界的时候心里还总是牵挂着地球。

    我们往地面上飞去。

    嫌琯素和蒙烈速度太慢,我让他们两踩在怒龙枪上,带着他们飞行。

    终于又看到林立栉比的钢铁大楼了。看到这些耸立座落得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我仿佛从来没有觉得它们如此亲切过。在地球时,我觉得污染重,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此时我却觉得哪里都好,眼前尽是美好,只因为这里是我的家。

    然而。等我们再离地面近些时,在地面上却是接连有上十道带着长长尾巴的导弹朝我们射来。

    蒙烈惊呼道:“那是什么?”

    源金甲胄浮现在我体表,我说道:“这是我们家乡的武器,嗯……你们可以理解为技法。”

    说完。我催动怒龙枪极速往地面上飞去。

    这些导弹都是追踪导弹,但却因为我的速度超过它们追踪的极限,顿时让得它们瞬间失去了目标,然后接连在空中各自爆炸开来。看来十年间华国的军事科技有很大的突破。这些导弹的威力竟然远远超过我当时在紫禁城和古族大战时见过的那些导弹的威力。

    我带着蒙烈和琯素落到地面上。

    “庆重市俏婆婆麻辣香锅……”

    周围的行人和路过的车辆都惊奇的看向我们这三个从天而降的人,而我,则是看向街道旁边的店铺。

    熟悉的建筑,熟悉的肤,熟悉的气息……

    原来是庆重市。

    庆重市属于川省,而川省就在江南省的旁边,我离荆市不远了。

    我看着马路中间的车流,看着周围花坛里的花花草草。看着红绿灯,看什么都觉得亲切无比。

    蒙烈和琯素则是啧啧称奇,也是往四处打量。他们显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

    然而,就在这时,空中却是有道气息极速往这边来,人未到声先至:“不知是哪位道友驾临庆重市!”

    我回头看向他,随即露出微笑来:“长发,你的长发怎么不见了?”

    冲向我们的这个人在空中愣住,看着我,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

    这人正是佐宸,只是他昔日标志性的长发如今却是变成利落的寸头了,显得很是阳光、精神,这和以前那个深邃中带着冷淡的忧郁王子形象可截然不同。

    另外,短短十年,他竟然从内劲突破到金丹,这也让我觉得有些惊讶。

    十多秒后。他终于回过神来了,冲到我面前来落下,“你、你是庄严?”

    他仍然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觉得我出现在这里是很奇怪的事情。

    我忍不住道:“是我啊,也才十年不见,你难道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他打量我几眼,然后又看看琯素和蒙烈,“你的衣服……”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们穿的都还是仙界的衣服,这在地球上无疑显得有些古怪。难怪那么多人打量我,我之前心里还嘀咕,地球上自从百族出世后。普通人对修仙者也知晓了,不应该十年过去,看到我和琯素、蒙烈从天而降后,还那么惊讶才对。感情他们都是在对我们的穿着感到惊奇。

    我捶了捶佐宸的胸口。道:“这事说来话长,以后再说!圣宗现在怎么样?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圣宗了,因为我的家人、朋友们都在那里。

    佐宸眼神有些躲闪,说:“圣宗还好……你这十年来去哪里了?”

    我瞧得分明,微微皱眉道:“圣宗真的还好?”

    他叹息着,说道:“走,去我那里,我慢慢跟你说。”

    说着。他便在前面领路,我走在他的旁边。琯素和蒙烈跟在我们的后面。

    十年未见,佐宸见到我却没有露出我想象中的惊喜,甚至看向我的眼神还有些古怪,这让得我心里有些不安。我不是傻子,这样的情形,我不得不往是不是圣宗发生什么意外了的方面想。

    刚走两步,我就追问佐宸说:“长发,这十年里圣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当初那些被驱逐出去的古族准备卷土重来,最终的结果是怎么样的?”

    我虽这样问,但心里想着,庆重市还在。佐宸还在,想必最终那些古族还是败了。

    佐宸听我这样问,却是偏头对我说:“你现在问这些还以意义吗?”

    他的语气里有着毫不掩饰的责备,甚至隐隐有些怨怒。

    这让得我心里抽搐。因为我没有想到刚回来就会被自己的兄弟这样质问。

    难道真是圣宗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佐宸明显是在怪我,他在怪我这十年来没有出现。

    我歉然地看着他道:“这十年里我身不由己,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给你解释。你先回答我,是不是圣宗出现什么事情了?这十年来你们是怎样过来的?”

    他瞧瞧我,眼神里的责备渐渐隐去,道:“圣宗还在……”

    这让得我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随即他又接着说:“当年那些古族的确是杀回来了,但又被我们给赶了出去。”

    仅仅说完这两句,他便又闭了嘴,有些欲言又止。

    我追问道:“然后呢?”

    他又看向我:“你真的不知道?你这十年来到底去了哪里?”

    我叹息着对他说:“长发,要是我知道,我会在这里问你吗?你以为我是躲起来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