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炸锅

    穆瑾给彭夫人开了药,服药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彭夫人就开始腹痛不止。

    穆瑾开始给她针灸,半个时辰后,彭夫人体内流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肉。

    王妈妈和彭仲春都惊骇欲绝,对穆瑾的说法再无半点疑问。

    想想这块血肉如果继续在夫人肚子里继续长下去的后果,彭仲春就不寒而栗。

    “这几日夫人不要吃生冷之物,也不要沾冷水,按方子吃药三日,三日后我上门复诊。”穆瑾将开出的方子递给了王妈妈。

    王妈妈毕恭毕敬的接了过来。

    此刻外头已经艳阳高照,彭仲春不好意思的拱手,“彭某吩咐下人准备了饭菜,穆娘子请先用饭吧。”

    昨天晚上就没给他们准备饭菜,彭仲春惭愧的瞄了一眼穆瑾的小身板,心底暗道:怪不得这么瘦呢,治病的法子这么古怪,估计经常在病患家没有饭菜吃吧!

    穆瑾没有客套,吃了饭,带着甘蓝才从彭家离去。

    随着彭府门一开,穆瑾主仆俩安然无恙的走出彭家,而且还是彭将军亲自送到门口的消息顿时在成都府掀起了波澜。

    “我就说穆娘子肯定能救好彭夫人吧。”韩九娘子得意洋洋的抬着小下巴,一脸我早就猜到的神情。

    韩六娘子抿了抿嘴,感叹,“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之前听到彭夫人吐血,现在又听到穆娘子从彭府走出来,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等真正见到了身体康健的彭夫人,才能说明问题。”

    韩九娘子撅了嘴,有些不服气,“反正我觉得穆娘子肯定能治好彭夫人,等那日有时间了,我要上门去拜访这位穆娘子,哼。”

    韩六娘子笑了笑,没有同幼妹置气,反正都在成都府,早晚有见上的那一日。

    相比较韩家姐妹的友好争论,和顺堂的气氛却有些沉重。

    “彭将军放了穆娘子?怎么可能?”夏掌柜不可置信的盯着来报信的小厮,一张脸上满是错愕的神情。

    报信的小厮一个劲的点头,“是真的,小的亲眼看见穆娘子被彭将军送到了大门口。”

    夏掌柜就更加惊讶了。

    整个成都府但凡有身份地位的人,谁不知道彭家如今的当家人彭仲春的性格。

    他父母早逝,硬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收拢了已经分崩离析的彭家,成为彭家最年轻的家主。

    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彭仲春性格冷漠,少言寡语,唯独对他的夫人情深意重,当年娶妻的时候,就是不顾族人给他安排的亲事,坚持娶了他自己喜欢的王氏。

    成亲多年,王氏无所出,彭仲春身边却连个妾侍都没有,只一心一意的对待王氏,让成都府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羡慕的一塌糊涂。

    如果那个穆娘子真的将王氏气的吐血昏迷,只怕彭仲春杀了她的心都有了,怎么可能会让她离开彭家,还亲自相送到大门口。

    “难道她治好了彭夫人的病?”郭大夫捋着胡须,随即又断然否认,“不可能,我昨日给彭夫人把脉时,她的脉息微弱,分明是油尽灯枯之相,怎么可能还有救?”

    那如今的情形怎么解释?夏掌柜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有小厮又跑进来禀报消息,“刚才彭家派人抬了五个大巷子往桂花巷去了,小的打听了下,说是送与穆娘子的。”

    夏掌柜和郭大夫面面相觑。

    桂花巷正是穆娘子那栋宅子所在的地方,因为巷口有两株高大的桂花树而得名,他们早就将此事调查的一清二楚。

    郭大夫坐不住了,拎起药箱,“我去彭家看看。”

    彭家昨日上门请了他为彭夫人诊治,他今日自己上门,打着关心彭夫人身体的旗号,彭家不会将他拒之门外。

    同样得了消息的黄四则满脸阴沉的回了西南候府,一进他们的院子,便对妻子于氏道:“你找时间去探望一下彭夫人。”

    于氏正在精心的涂着丹蔻,闻言不解的抬眸,撇了撇嘴,有些不乐意,“不是说快要死了吗?总让我去探望一个快死的人,晦气!”

    黄四皱着眉头横了她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察觉到黄四心情不好,于氏抿了抿嘴,收起了丹蔻,吩咐丫鬟退下,才转身走到黄四身边,轻言细语:“这又是去哪里受了气回来朝我撒气来了?”

    黄四向来吃软不吃硬,妻子软语撒娇,他脸色便缓和了两分,“你去彭家看看,那个姓穆的丫头是不是真的治好了彭夫人?”

    “什么?治好了?”于氏惊讶的尖叫一声。

    黄四皱眉,神色不悦,看了她一眼。

    于氏却顾不得这个,只惊讶的瞪着他,“你是说那个医仙,呃,”想起黄四不喜欢自己称呼医仙娘子,她连忙换了称呼,“那个穆娘子真的治好了彭夫人?”

    “十有**吧。”黄四搓了下手,“所以才让你去探望下,顺便打探一下情况,看有没有可以做文章的地方。”

    于氏有些坐不住了,“我收拾一下,这就去。”

    不到半个时辰,于氏就回来了,气呼呼的进了门。

    黄四拧眉,“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个时间,只够走到彭家门口吧?

    于氏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可不快嘛,连彭家门都没进去,彭仲春让人出来说,他夫人身体虚弱,需要卧床休养,暂时谢绝一切探视,等身体康复后再设宴款待亲友,哼,也不知道有没有好的那一日呢。”

    黄四捻了捻手指头,没有说话,眉头却皱的更紧了。

    于氏没进去,郭大夫却进了彭家的门。

    从彭家出来的郭大夫心不在焉的回了和顺堂。

    “怎么样?怎么样?”夏掌柜与和顺堂的其他三位坐堂大夫都等着他回来呢,一看到他的身影,都迫不及待的纷纷开口。

    郭大夫神色仍然有些不可置信,看了四人一眼,“彭夫人好转了。”

    一句话顿时让和顺堂炸了锅。

    “怎么可能?”

    “不是油尽灯枯了吗?”

    “会不会是回光返照?”

    郭大夫神色有些难看,撇了他们一眼,“我亲自给彭夫人把了脉,她的脉象不浮不沉,虽然细促,但促中见缓,隐隐有后力。”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