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一百五十四章

    正文已更新。正常订阅及小幅度跳订不受晋江自动防盗功能影响。】  侯府的厨子技艺高超,普普通通的一道羊**粥都能整出花样来, 粥里加了上好的杏仁一起细细煮过, 柯祺闻着只觉得味道很香, 一点羊奶的腥味都没有了。可谢瑾华依然觉得羊**粥喝上去怪怪的。

    看着谢瑾华那仿佛一阵风吹过去就能倒的样子,柯祺又劝着说:“什么都吃点,才能长得高。”

    谢瑾华比划了一下两人的个子:“你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柯祺觉得这孩子熊起来真是没法聊天了。

    柯祺比同龄人要矮一点。他上一世就是如此, 发育的高峰期比一般男孩子晚上两年。和他同龄的男生在初高中时都见风就长,好像一眨眼就从青涩的小男孩变成了挺拔的青少年, 柯祺却仿佛被封印了一样。一直到了十八岁那年的夏天,柯祺的身高才一下子窜了上去, 到后来也有了一米八的个子。

    穿越以后,身体的基因肯定改变了, 可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灵魂的影响,柯祺的发育状况却和他前世时一模一样。所以, 十四岁的柯祺肯定是比十四岁的谢瑾华要矮一点的,虽然谢瑾华要瘦很多。

    “我以后一定会长得比你高!”柯祺说。

    谢瑾华瞧了厉阳一眼:“那也高不过厉阳去。”言下之意就是这没什么好得意的。

    厉阳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谢瑾华从厉阳身上收回目光,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算了,别和他比, 光长个子可不行。”他这个肯定是玩笑话, 因为他平日里对着厉阳十分亲近。这话说完, 他就意味深长地看着柯祺。所以,就算柯祺日后真能够长得比谢瑾华高了, 谢瑾华也可以坦然地说, 那一定是因为柯祺光顾着长个子了。

    柯祺立刻明白了谢瑾华的意思, 只觉得中二期的孩子果然是……有点欠揍。

    挑食还能有那么多的歪理邪说!

    又过了几日,谢瑾华的身体渐渐稳定,柯祺就打算去衙门处理下自己的户籍问题。

    安朝社会风气开放,户籍更改变动起来也比之前的那几个朝代容易一些。男人和男人结契以后,可以把一方的户口并入到另一方家中,但也可以保持不变。也就是说,柯祺可以把自己的户口迁到谢府,也可以继续把户口留在柯家。但柯家已经决定要分家了,于是柯祺需要去办理一个**的户口。

    除此以外,柯祺还要拿上卖身契去把舅舅刘谷一家的户口落实一下。

    知道柯祺要出门,府上特意给他安排了马车,并且还让林管事陪同他一起去。林管事话不多,对着柯祺很是恭敬。等柯祺到了衙门,他舅舅刘谷一家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柯祐竟然也在门口站着。

    刘谷是个老实人,下意识把妻儿都护在身后。他虽然知道自己很快要恢复良籍了,但到底有些气短。见到柯祺后,刘谷特别想要围上来对着柯祺嘘寒问暖,却还是被柯祐抢了先。在刘亚心中,柯祐就是少主子啊,于是他刚往前跨了一步,又缩回去了。刘亚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对着柯祺吐了吐舌头。

    柯祐将柯祺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不错不错,侯府的水土养人,你都长高了!”

    “真长高了?”柯祺忍不住低头打量自己。

    “……骗你的。”柯祐说。

    柯祺也不恼,高兴地说:“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四哥。”柯祺想要把刘亚一家放良,虽然他已经有了他们的卖身契,可是刘亚一家的奴籍最初是落在宋氏名下的,因此上衙门办事时,就需要宋氏那边出个人来做见证。原本柯祺以为嫡母会派一个小管事或者老嬷嬷过来,却没想到竟是柯祐亲自来了。

    柯祐将手搭在柯祺肩膀上,说:“好歹你叫我一声哥哥,不亲眼看看你过得好不好,总是不放心。不过,现在看你过得不错,想来我为你准备的好东西是用不上了。”柯祐对着柯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我要是过得不好,你还能帮我打上侯府去?”

    “那哪能啊……我这不是把积攒的零花钱都带出来了么?你要是过得不好,我就给你两个钱。”除了钱,柯祐还准备了一些药粉,都是他以前在府里惩治跋扈姨娘时用的,比如说能让人拉肚子的药。

    柯祺以前还帮着柯祐一起下过药,在柯祐看来,他们兄弟俩简直是臭味相投。

    柯祐回头看了林管事一眼,眼珠子一转,勾着柯祺的脖子又往旁边带了带,说:“我虽盼着见你,却没想到真能见到你。怎么的,偌大一个侯府,还需你亲自处理户籍的事?难道使唤不了那些下人?”

    柯祺摇摇头,说:“随我一起来的这位管事可不简单,整个内院都由他管着。”谢家的情况有些特殊,张氏是主母,但各种手段弱了,谢大的妻子常年不住侯府,于是管着内院的人就是这些管事了。

    柯祐又转了转眼珠子,拍了拍柯祺的后背,便不再说什么。

    谢家让柯祺自己出来处理户籍,是把主动权交到柯祺手里了。照着一般人的想法来看,柯家和谢家门第差距大,柯祺的户籍自然是要并入谢家的,于是这门亲事就和男女成亲毫无差异了,柯祺成为了“嫁”入谢家的“女方”。但谢家如今既然让柯祺自己处理,他们的意思大约是想要让柯祺自己选择吧。

    柯祺当然是想要自立门户的。

    就算柯祺和谢瑾华两情相悦结了契,柯祺也是要自立门户的。这并非是因为柯祺自尊心太强,而是考虑到了谢瑾华的庶子身份。谢瑾华迟早有一天会被分出侯府去,那还不如柯祺的户籍一开始就落在外面比较好。更何况,柯祺和谢瑾华的婚姻根本就是一场交易。柯祺心中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不过,柯祺要自立门户却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出了衙门时,柯祐看着柯祺的眼神无比复杂。

    “你是不是傻啊!”柯祐恨不得敲了柯祺的脑袋。

    柯祐处在重孝中,按说最好不要出门,不过从小陪着他一起长大的兄弟就这么匆匆忙忙嫁了人,他要是不关心一下,岂不是对不住这几年的兄友弟恭?于是,他跑去侯府后门处探头探脑了好几天,差点被侯府中的人当成是歹人。后来还是一位机灵的管事认出了柯祐的身份,回禀谢二后,谢二虽觉得柯祐不靠谱,还是叫几个下人有意无意透了些消息给柯祐。柯祐才终于知道了些关于柯祺的消息。

    分明是谢二看在柯祺的面子上把消息告知柯祐的,柯祐却觉得大家都被他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当然,侯府中的人嘴严,他们能对柯祐说的无非就是“柯家少爷在府中过得很好,四爷日渐康泰”几句。

    “谢家四爷都已经病愈了,这全是你的功劳,你不抓紧机会让他们给你点好处,还费尽心思要和侯府撇清关系?你真是……唉!侯府中的地缝扫一扫就够你吃香的喝辣的的了,错过可就没有了!”柯祐恨不得为柯祺操碎了一颗心,“我娘已经把你分出去,你又不扒着点侯府,难道以后想要一个人过?”

    “一个人过又有何不可?”柯祺微笑着说。

    “唉!反正户籍都已经办好了……你怎么就这么倔!”柯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放心,我心中有数。”柯祺说。

    柯祐就像是身上某个隐藏的开关忽然被打开了一样,抓了抓脑袋,两眼发直地说:“心中有数……数……数白论黄,黄道吉日,日积月累,累足成步,步履艰难,难上加难,难上加难,难上加难……”

    “停停停停!”柯祺赶紧阻止了柯祐像复读机似的继续往下说。他以前时常跟在柯祐身边,平日里总是督促着柯祐要上进,一不注意就协助柯祐养成了一个“听到成语就下意识要开始玩接龙”的习惯。

    “停滞不前,前程远大,大敌当前,前程远大,大敌当前,前……”柯祐把自己绕进去了。

    柯祺深深觉得柯祐是一只哈士奇,精力旺盛,且都点亮了蠢萌属性。

    柯祐又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脑袋。

    柯祺笑了起来。

    无论如何,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刘亚抓住机会凑到了柯祺面前,小声地叫了一声“少爷”。

    柯祺揉了揉刘亚的头发说:“以后都叫我表哥。”

    刘亚便甜甜地叫了一声“表哥”。

    因着柯祐还在,又当着侯府管事的面,出了衙门成了良民的刘谷却还有些拘谨,对着柯祺这个大外甥却还是像对着家里的主子一样,只搓了搓手,很是恭敬地说:“你吩咐我的事情,我都做好了。”

    柯祺对着刘谷鞠了个躬:“这些年谢过舅舅的帮助了,谢过舅母,谢过表姐。”

    刘谷和他妻女立刻避开了这个礼。他们身上去了枷锁,但他们的思想观念却还没有转变过来。表姐刘园比柯祺大几个月,十四五岁的姑娘家已经开始学着矜持了,只有刘亚一人还少年不识愁滋味。

    刘谷侧头擦了擦眼泪,说:“应该的应该的……一家人一家人。”

    柯祺拍了拍柯祐的胳膊,提点他说:“你等会儿回去时,记得给嫡母买些礼物。”

    “我娘什么都不缺!”

    “这是你的心意!你给嫡母带一点礼物,她晓得你心里看重她,就会很开心了。你也希望嫡母开心吧?”柯祺说。母亲是伟大的,母亲也是弱小的。母亲保护着她的子女,但她本人也需要保护啊。还好现在的婚事都讲究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否则就柯祐这个情商,他绝对找不到女朋友!男朋友也没有!

    柯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咱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情谊了,我也不和你客气。”柯祺又说,“我如今身在侯府中,出门总是不如你方便。所以,你平时若是有空,就帮我看顾一下我舅舅一家。我叫他们在京郊的落泉村中安置了。”

    柯主簿虽然死了,可是宋氏生养的几个孩子都被她教养得不错,柯祐的三位嫡亲兄长都已有了功名,大哥已娶妻未生子,如今是举人,二哥、三哥都是秀才。四兄弟里面,仿佛是柯祐最不成器了。

    对于达官显贵来说,柯家如今的光景自然是叫人瞧不上眼的。

    可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一举人两秀才的威慑力还是很不错的。

    柯祺因此把刘谷一家托付给了柯祐。也不用柯祐多做什么,只要他派个小厮隔三差五去刘谷家中转一圈,周围人知道刘谷一家和柯府还有联系,那些人就不敢小瞧刘谷了,自然欺负不到刘谷头上。

    说起来,柯主簿死的真是时候。

    去年秋闱,柯大中了举人,本是有资格参加今年春闱的,但他能中举已是勉强,他的先生也觉得他火候不够,不如多读些书,避开今年的会试,直接参加三年后的会试。柯主簿死在这个当头,柯大需要守孝三年,这三年正好用来安心读书。三年后,他出了孝就能参加考试,竟是半点都没有耽误。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